我当风水先生的那些年 未分卷第三百九十章黑路之鬼路-下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耽美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科幻小说 架空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短篇文学 推理小说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逆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当风水先生的那些年  作者:神鬼少年 书号:27688 更新时间:2017/6/30 
未分卷第三百九十章黑色迷路之鬼路(下)
  第三百九十章黑色迷路之鬼路(下)

  空气中,那股奇怪的味道越来越浓。我分明地感觉到,那个真正的蚩,就在我们附近。但是上下左右,始终不见它的影子。

  花半仙始终没有说话,李征也没有再说话。

  我沉不住气了,叫胖子:“你那里只有一个鸡蛋了,要不要我给你一个东西玩玩?”

  胖子不服气地“哼”了一声,叫道:“你胖爷爷这里有的是宝物,多得你无法想象。你那两个破玩意,还是留着自己消遣吧。”

  我见他这么嘴硬,明知道他手上实在没有什么值钱的家当,便拿出了口袋中那个黄玉貔貅印,心想这玩意到现在也没有用过,不如先给胖子用一用,花半仙在旁边,说不定会有什么用处。

  正准备把这貔貅印递给胖子,花半仙忽然轻声喊道:“注意,来了。”

  我警觉起来,四处张望,却发现眼前还是那团蓝雾。所有的死尸,所有的红披风,都被这层蓝雾包围着,不见了踪影。

  突然李征大喝一声:“注意了,上面。”

  我抬头瞧去,一件血红披风。挂在祠堂门口的大树上,随风飘动。披风在狂风中猎猎作响,突然猛地朝下冲。

  我们眼见这东西要往我们头顶上落,连忙四处散开。那东西,就径直落在了我们刚才站立的地方。

  一个闪雷劈过,照见了这东西的脸面。

  不是蚩,却是一张奇怪的鬼脸。这鬼脸,跟我们在姚正英身上,在祠堂大门背后看到的那些鬼脸一模一样。

  “鬼路。”李征叫了起来。

  我心里一惊:原来这地方不只有一个蚩,还有一个鬼路,都是西汉血王手下的厉害角色。

  鬼路显然没有跟我们套情的意思,身形还没站稳,突然双手一举,手中一团血红的东西径直朝我这边打了过来。

  我见这东西来者不善,忙向旁边一闪,正以为这东西会撞在身边的屋子上,但是耳边却没有传来撞击的声音。

  我正纳闷,没料到这东西竟然转了个弯,径直朝我这边猛冲了过来。

  花半仙、李征和胖子同时喊了起来,我意识到不妙,知道这玩意千万不能碰上,一旦碰上恐怕就麻烦了,于是拼命地朝一边躲闪过去。

  突然,我感觉脚下一滑,随即整个天空颠倒了过来,四处的景物猛然扭曲,我还没反应过来,眼前就被这团血红的烟雾给包围了起来。

  寂静,世界一片寂静。我发现雨已经没有了,风也不再刮了。看不到地方,屋子,石板路,大树。看不到花半仙,李征,胖子。我甚至看不见自己的双手,自己的身体。

  眼前,是浑沌的一片,隐隐透着猩红。烟雾弥漫,不停地扭转着方向,在我的眼前展开了一些奇怪的形状。

  朝前走了几步,忽然发现颜色更加血红,四周腥气扑鼻。

  这是什么地方?难道我被这团妖雾带到了另外一个地方?我的命没有那么衰吧。

  远处,有声音响起来。好像谁在招呼我,大声地呼喊我的名字。这声音听上去遥不可及,悠远,缥缈,但耳朵却是如此真切地听得到。

  没过多久,这声音仿佛来自脑后。我下意识地一转身,突然看到了一张脸。

  大惊之下,突然感到,这张脸,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那么清秀,那么无暇的一张脸,仿佛在遥远的时候,在某个场合见到过。

  这人穿着古代的纱衫,轻盈,飘逸。长发乌黑乌黑的,顺从地垂在背后。眼睛里,竟然透出一丝调皮。

  她对我笑了笑,然后忽然用手指了指我的背后。一时间,我不知道她在告诉我什么,是告诉我背后有危险呢,还是告诉我背后就是出路?

  我死死地盯着她看了几眼,越看越觉得她很熟悉。在哪里呢?在哪里看到过?

  我回过了头,总盯住女孩子实在不好意思,呵呵。

  当我回头的时候,忽然发现前面已经出现了一条通道,虽然仍然有些幽暗,但明显可以看出是一条路。难不成…这女孩子在帮我困?

  我又不认识她,为什么我刚被困在这里面她就出来给我指点?

  我越想越觉得事情蹊跷,但就在这时候,我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对了,是胖子那张古画。这女孩子是胖子那张古画里面的人物。

  有了这个念头,我越来越觉得肯定,原来我跟她是有过一面之缘的。惊喜之下,我连忙回头,想找她道个谢,但回过头来,面前却已经空空如也。

  奇怪,溜得这么快?

  她刚才站的地方好像就是一个尽头了,前面不通。于是,我回过了头。

  刚一回头,突然间吓得跳了起来:刚才那条路,此刻竟然变做了一片白骨,白森森地在这幽暗的境地中格外使人心惊跳。

  白骨路?

  我犹豫了,不知道接下去该往哪里去。回头吧,死路一条;往前走吧,往那白骨上走过去,感觉很不靠谱。

  可怜我只是个老实巴的我,走上这岗位实在没几天,没想到竟然接连遭遇了这么多的变故。

  忽然,地面抖动了一下。我正惊愕发生了什么事,眼前突然一亮,那些白骨瞬间消失了,眼前出现了一大片手和脚。

  一段一段的手,一段一段的脚,夹杂在一起,断开处血迹斑斑,让人作呕。但更恐怖的是,这些手和脚竟然还在动着,手指头、脚指头都在动,而且渐渐地往我这边爬过来,爬过来…

  我呆立在原地,动也不敢动,眼看着它们渐渐近我,但我却无处躲闪,极度的恐惧使得整个人几乎都开始麻木了。

  忽然,我感到脚上一冷,一只手竟然已经抓住了我的脚脖子,用力地往前面拉过去。

  我猛然间被吓出了一身冷汗,顾不得心里发,连忙用另一只脚去踢它。谁知这一脚踢过去,却被另外爬过来的一只手给抓住了。

  这两只手就像一副冰冷的镣铐一样,死死地拽住我的双脚朝后退,我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连忙用手去拨它们。

  此时,我左手拿着绿珠,右手拿着黄玉貔貅印。

  在来到这个境地之后,我的手从来就没有放松过,因而这两样东西便一直被我抓在手里。

  此时,绿珠仍然没有发亮,自然也就没有使用的价值;但是我抓着黄玉貔貅印的右手一碰到那只冰冷的残手,突然感到那只手像躲瘟神一样地急速往后退了过去。

  我还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突然抓住我另一只脚的那只手也迅速松开了手指,转而去抓刚才退后的那只手。

  怎么回事?我感到莫明其妙,难道这黄玉貔貅印…

  我抬手看了看这块一直没有使用过的黄玉貔貅印,发现这印上唯一的那个“逆”字,此刻似乎有烟云涌动,看上去雾蒙蒙的。

  难道…

  我看了看前面,结果大吃一惊:刚才被貔貅印碰过的那只残手,此刻竟然开始攻击旁边的那些手和脚。

  难道…

  我咽了咽口水,一个难以置信的假设涌现在脑海中:难道这个貔貅印可以逆转乾坤?或者可以把一个物体的质改变?把好人变对手,把坏人变自己人?

  逆…相反…我的心砰砰地直跳,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冲了上去,眼看一只残脚了过来,我上去就往这破脚上按了一印。

  这只脚顷刻间好像被开水烫过了一样蹦起来,随即转身冲到了那些手脚堆里去。顿时,手脚堆旗成了一片。

  我内心狂喜,心想天无绝人之路,我贺老大困有望了。

  我找了一个相对中间的地方,拿起貔貅印猛地盖了上去。

  周围忽然起了一阵令人发的“咯吱咯吱”声,随即我感到四面空气在急速动,好像一个气球被急速地吹大一样,四面的黑暗开始减淡,减淡…

  终于,破空之声响了起来,四周出现了房子,小路,还有花半仙,李征,胖子…

  我逃出来了。

  我下意识地看了看手中的黄玉貔貅印,心里忽然感到一阵莫名的颤抖,连胖子他们冲上来拥抱我都没有去注意…

  我四下张望,发现那个鬼路竟然不见了,连忙问他们。花半仙告诉我,那东西被三个人合力打跑了,但是没有看清它逃跑的方向,不然这会儿早去追了。

  我把被困在红雾里的经历告诉了他们,听得他们连连咋舌。李征告诉我,那团红雾竟然跟他手上的蓝雾如出一辙,显然年代同样久远。

  一般人要进入那团红雾,实在很难困。

  花半仙把我手中的黄玉貔貅印拿过去看了看,连连点头:“是了,我竟然没有注意到这上面的字。贺老大,这东西实在是个宝贝,看来你要大显身手了。”

  我听了,连忙说:“不行啊,我经验太差,不如我把这两样东西都放在你们两位贺人这里,这样肯定可以更好地发挥它们的威力。”

  花半仙听了,笑着摇了摇头,道:“你错了,宝物之所以成为宝物,它们都是有灵的,而且通常都非常忠诚于自己的主人。”

  从你这几次发挥它们作用的情况来看,你手上这两件宝物。

  当然还有以前的青龙符,它们实际上都已经认可了你,而不会再认可其他人了。所以,你不能辜负它们,一定要好好地使用它们。”

  -------------------------------

  顿时,那团富含燃尽一切的三昧真火顿时一分为八,跳跃到了八张封符的旁边,诡异的是,号称燃尽一切的三昧真火,没有灼烧到八张封符。

  现在,八张封符也开始离轩辕剑一米远的距离开始旋转了起来。

  我现在有点不知所措了起来,这八卦封符阵到现在我该如何攻击,我还真是不知道。

  但是,剑在弦上,不得不发。

  同时,轩辕剑上,火焰雄浑,比之开前不知强上多少倍,我双手握剑,用力一挥,火焰肆,犹如猛龙过江,火舌怒舞,朝着林古渊奔驰而去。

  林古渊已经讶然失,脸上出了恐惧,这火焰要是全部落在他身上,绝对能够把他焚烧至尽,连骨头都不剩一块。

  火焰如汐,一往无前,浩浩,仿佛火山,推积了数千年,一朝爆发,毁天灭地!

  林古渊现在只能闪躲,他那一往无前的冥符刀手也不敢硬接这一剑,不过这火舌长龙又岂是那么好躲闪的。

  虽然林古渊速度极快,但是还是晚了,三昧真火还是比他想象中要快那么一步,顿时,就烧到了他的股,瞬间衣服子就烧没了,灰烬都没有剩下。

  三昧真火已经扯开了林古渊的皮,发出烧焦的臭味来,疼得林古渊连连叫出声来。

  只见,林古渊急忙双手恰了一个印诀,急忙在自己灼烧的位置花了一个符,这时才焰熄灭了下来。

  “小子,你太狠了,要想救你小情人,先到这里夷平再说,道爷不跟你完了。”说完,身影渐渐模糊不清,再次看清楚已经在几百米之外,之后身影渐渐模糊,消失不见了。

  我想追过去,可是刚才已经受了伤,体力已经完全不支,再说了林古渊想跑,那是我能追上去的呢。

  刚走两不,心刚放松下来,心口发闷,一口鲜血又吐了出来,眼前一花就昏了过去。

  第九十七章黄泉鬼冢之

  我昏了三天三夜才醒来,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不再坟场那边了,回想一下就不觉而栗,想想惊得一身冷汗来。那里可是恶鬼的地盘。

  周围都是一片陌生,这是一间非常古式的房间,房间里很简朴,不过很整洁,我仔细打量着,一看不知道,仔细看真的吓了我一跳,这屋子里的五行风水非常的稳定,而且气场非常之柔和,再适合人居住不可了。

  如果生活在这种环境之中,百病难侵,恶梦难做,煞气都被阻挡在外,我看了之后,简直叹为观止。

  “不对,房屋中的布局非常简洁,不应该造就如此平缓柔和的气场呀!”我开始思索起来“房屋的八方位根本没有特殊的地方,而且房屋结构只是石头与泥灰土砌成的。这个气场从何而来。”

  “唉!”我感叹着房屋布局的神妙。

  就在我感叹之时,房间的们渐渐看了,面走来的是一位白衣老者,这位白衣老者虽然胡须花白了,但是双目炯炯有神,身后背着一把七星宝剑,看上去有一番仙风道骨的气势。

  我看见这位老者,这不是前不久在苗疆摩祭师死亡之塔见过的那位老者吗?我顿时眼睛。

  但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在摩祭师死亡之塔镇守第四层的茅山道士。

  最后,师傅对这位正宗的茅山道士是推崇有佳,有种相见恨晚之意。

  这对我吃惊不小啊!这个世界还真是神奇!

  我连忙起身向行礼,以表敬意,但是刚动就牵动身上的伤口,让我疼得直咧嘴。

  这对我吃惊不小啊!这个世界还真是神奇!

  我连忙起身向行礼,以表敬意,但是刚动就牵动身上的伤口,让我疼得直咧嘴。

  这对我吃惊不小啊!这个世界还真是神奇!

  “前辈,晚辈身上有伤,不能给你行礼,还望包含。”我说道。

  这是门中规矩,遇见年长的道友要行礼,太平祖师爷那辈就规定下来的。

  “小兄弟,不用那么多规矩。”白衣老者走过来,笑着说道。

  “感谢前辈的救命之恩。要不是你,我估计就代在那里了。”我笑着,说道。

  “你我也算是有缘,有缘才能相见,不相见如何才能救你。”白衣老者笑道。

  看着他的笑容,他的笑意有点苦涩。

  我有意岔开话题。我道:“这房间的布局很奇特。”

  “奇特在哪里?”白衣老者,饶有兴致的说道。

  白衣老者有意来考考我,我也不谦虚起来。

  “首先,这个房间的布局很是讲究,虽然看似简单,实际上一点都不简单。”

  “噢?”白衣老者仿佛也来了兴致,继续听我说道。

  “这房屋的材质都是加入了千年以上的颤香木,有稳定气场,驱除煞气之功效,而千年颤香木放的方位也很讲究,分别放在先天位、后天位、天劫位、地刑位、宾位、客位、辅卦位、库池位、水口、正曜、天曜和地曜这十二个位置。”

  白衣老者赞赏的点了点头。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房屋的四周应该布置了一个阵法,与之配合,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吧。”

  “小友,连这个都能看出来。”白衣老者十分赞赏我,对我是越来越欣赏,现在连称呼都变了,最开始是小兄弟,现在开始叫我小友了。

  我真是有点受宠若惊。

  白衣老者说完,也不再说话。

  我也知道他这是有意来考考我,那我也毫不客气,开始说了起来。

  这个阵法我听师傅谈起过,名叫三元八卦风水阵。不过细节我倒是想不起来了,不过看着房屋的布局,和这阵法产生的效果,我也知道这阵法的奥妙之所在了。

  这种思维在阵法之中常常遇见,阵法就像是一道逻辑推理题,你知道结论之后,有知道中间运用了哪些知识,难道还不能推到出来。这种方法叫做逆推。

  “其实这个阵法叫做三元八卦风水阵,此阵主要的作用是让周围的气场变得平缓柔和,还能去煞挡灾,而布置此阵有点麻烦,需要找到十二方位,这十二个方位分别是:先天位、后天位、天劫位、地刑位、宾位、客位、辅卦位、库池位、水口、正曜、天曜和地曜。这十二方位也是此阵的关键之所在,也是难点。若有哪一个方位选择错位,这个阵就不可能布置成功。一般能够布置成功者,都是布阵的高手。因此此阵也是考验内行与外行的重要阵法。”

  “好,非常不错,你师傅能够找到你这样天资聪慧的弟子,也是他的福气啊!”白衣老者,道。

  “前辈,您过奖了。”我笑着说道。

  “哈哈哈,当初你请神的纸人非常神奇,力量与速度都可以,可见你已经得到了我辈的真传,真是少年有为呀。”白衣老者夸奖道。

  白衣老者这一夸奖,还真得我不好意思,不过被一个资深老前辈夸奖,我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前辈,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小友,这是你第二次感谢了,哈哈,你也别再前辈前辈的叫了,我叫茅十三,叫我十三爷吧。”

  “十三爷?”

  “对,就十三爷,你们把摩祭寺的死亡之塔毁了,也算是行善积德,我也算是解了,不过你们却是惹上了麻烦。”

  “惹上麻烦?”

  “恩!这个我也不方便说,以后你们行事小心一点就好,他们可是睚眦必报的呀!呵呵,不过你们也不用担心,时隔多年他们应该收敛了一些吧。”白衣老者说道。

  “十三爷,你说得他们到底是什么人?”我既好奇有担心,没想到去摩祭寺死亡之塔居然惹下一个大麻烦,我们却根本还不知道。

  白衣老者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见褒义老者不愿意说,我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到时候水来土淹,兵来将挡了。

  “十三爷,为什么这里有这么大的坟场,而且坟场底下,仿佛还有一个更大的世界。”我有些好奇的问道。

  “呵呵,这里的坟场早在三十年前就有了,那时候这里还只是一片土坡,由于丰都地理位置极为特殊,气很重,常年来游客经常出没,带来了不少气,才让丰都气减轻了些,不过黄泉冢这边,已经快三十年无人踏足这边了,造成这边的气极重,所有恶鬼在此处为非作歹。”

  “那就没有人来制止呀。”我惊讶的说道。

  “制止?”白衣老者看了看我,还是不厌其烦解释着,仿佛今天他见到了老朋友一般,分外开心“这里号称无主之地,谁来制止,一般人根本不敢来,而道行有一点的道士,在此处能够发挥出三四成实力,已经是了不得了。”

  我想想也是,这里气极重,周围的气场完全被气所笼罩,一般人来此处根本看不见这里真实的情况,来了就只有送命的份,哪有能力去制止,白天也被雾气所弥漫,根本也看不远。

  即使是有道之士前来,在这里需要克服外界种种困难,而且那些恶鬼狡猾得很,见势不妙,跑得比兔子还快。根本就治不了他们。

  而且在地下坟冢就是他们的天地了,没有几个道士敢下去,下去了那才叫做有去无回呢。

  听白衣老者这么一说,吓出我一声冷汗来,那地下坟冢简直尸山遍野,而且强上的壁画诡异莫测,想想都头皮发麻,绝迹不想去第二次。

  我也在庆幸我有命回来。

  “十三爷,你听说过林古渊这个人没有?”林古渊这个人神秘莫测,也许这位白衣老者会知道些什么,我急忙问道。

  白衣老者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我也是刚出来就听说了此人,此人懂得多家道术,而且此人心狠手辣,毫不留情,不是个善茬。”

  我点了点头,突然想起了灵魂还在地下世界的蓝彩蝶,顿时有股心酸冲刺着我的心里,我答应过那位年轻的女孩,要救她出来的,可是我去食言了。

  “十三爷,这地下坟冢怎样才能让他消失,才能让下面千千万万的不得安息的灵魂,得到安息啊!”我说道。

  白衣老者走到窗前,一边慢慢的检查着我的身体,一边说道:“想把哪里夷为平地,让那些得不到归属的灵魂得以安息,又谈何容易呀!唯一的方法就是被那里成千上万的尸体挖出来。”

  “不过想要挖出来又是一件难事,挖墓掘墓都是明间的忌,一般人哪敢去挖别人的坟,而且这里一般人也不会来。”白衣老者继续说道。

  我无奈的点了点头。

  后面,白衣老子问我为何执意要白那里夷为平地,我也简要的说明其中原因,一说就是半个小时,白衣老者听了之后,表情也严肃起来。

  叹了口气,白衣老子说道:“如果你要非去不可的话,你那把剑是关键。”

  我想起来那把剑以前可是死亡之塔里第五层的黑衣老者所有,而这位十三爷确是镇守死亡塔第四层的人,他应该知道轩辕剑的事情吧。

  仿佛白衣老者已经穿了我心中所想,说道:“我对轩辕剑也知之甚少,这把神剑作为传说中的神器,到底有什么神奇的地方,我也不知道。”

  我有点失望,连白衣老者也不知道。

  不过,就在我失魂落魄之际,白衣老者又让我燃气心中希望之火。

  “虽然我不知道它的神奇,但是作为至之物,克制那些鬼物还是没有问题的。”

  我点了点头,心中已经下定决心,非把那里抛个底朝天不可。

  我也知道,要不是这把轩辕剑可以克制鬼物,我可能早就像蓝彩蝶那样,回不来了吧。

  第九十八章黄泉鬼冢之天机阁

  “你的身体并无大碍了,只需要休息几天就好了。”白衣老者说道。

  言罢,白衣老者从衣服之中拿出一块通体翠绿的牌子,扔给我。

  “这是?”我拿起牌子,上面写着天机二字,我有点纳闷,白衣老者为何给我这样一个牌子。

  “这是天机阁的入门令牌,若有需求,可以找天机阁寻找帮助,那里有最全面的信息库,你想找到林古渊,想救人,天机阁或许可以给与你帮助。”老者说道。

  “小友,我还有要事在身,我们就此别过吧,再走之前,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坟冢那地方,还是尽量别去为好。”老子说完就走了。

  “别走呀!天机阁是什么地方,天机阁在哪里?”我急忙问出两个问题。

  “你回燕京就知道了。”白衣老者的声音回在我耳边。

  “燕京?管他的呢,现在我只想搞清楚自己在哪里?”我如是想到。

  白衣老者知道他劝我别去鬼冢也没有效果,我是必须得去,不管为了当初答应蓝彩蝶的那句话,还是其他的,我都得去。

  不过,在我去之前我得把伤养好。

  三天后,我又来到丰都城,原来那位白衣老者把我带到坟冢十几里之外的一个落脚之处,这里已经很久没有忍住了。

  白衣老者在此,简单的布置了一番,然后在外面布置了一个三元八卦阵,如此一来我的伤势就能够好得快些。

  走之前,房屋的布局我没有动,我只是把三元八卦阵给扯了。

  来到丰都城,我得准备一些必要的东西,坟冢周围应该被一个大阵所笼罩,周围的人进入那个区域,那些恶鬼就能够感受得到,这样一来,进入者白天还好,夜晚那就遭殃了。

  可是,准备东西得有钱买吧,我身上已经没有多余的钱了,这可把我难倒了。

  想了半天,最为快捷的就是偷与抢,这事情我是绝迹厌恶的很的,肯定不会去做的,那该怎么办呢?

  我开始泛起愁来。

  “算命了,算命了,上知天命,下知地理…”街上的算命先生在那里吆喝着。

  像这种旅游胜地,而且以鬼怪著称的旅游胜地,肯定这些算命先生已经盯住了商机,不管你算得准不准,反正两个字——忽悠!

  我也摆了一个地摊,开始为人算命来,可是再次等了半天也不见一个人来,这里的人们早已经不相信这些算年先生了,十有*都不准,准的时候可能都是瞎猫碰到死耗子了。

  这也是我没有办法的办法,没想到入了这一行,生活这么拮据,还不如大学出来好好的找一份工作。

  向我这种名牌大学出来的,找份收入还可以的工作应该不成问题,看来,我有必要为自己谋生了呀。

  马上大学都快毕业了,有必要为自己打算一下了。

  在这里一站就是半天,可是连一个人影过来问都没有人问。

  我这下还真有点沮丧,没有想到现在这个行当这么不景气。

  正当我准备收拾东西走人的时候,终于来了一个客人。

  这是一个十*岁的小姑娘,梳着马尾辫,穿着一件蓝色的连衣裙,看上去十分的清秀可爱。他在我的摊位上看了看,就想走,但又有点犹豫不决的。

  见势,我哪能让她就这样走了,这可是我的第一单生意呢。

  “姑娘可是算命,还是其他?”我问道。

  这位姑娘被没有应答了,偏着头仿佛在思考什么东西,不过,转而就想离开。

  我急忙说道:“姑娘最近有血光之灾,切莫出门,只要呆在家中才能度过此劫。”

  但是,这位姑娘停下脚步,驻足了半响,还是要准备走。

  没办法,看来我只有爆更猛的料了,这单生意的报酬也许就能买齐我所需的东西。

  “姑娘,是不是要找你哥哥。”

  这时,这位蓝衣姑娘终于停下脚步,回头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我,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在找我哥的。”

  我并没有马上回答她的问题,说道:“姑娘,印堂发黑,说明犯煞,最近有血光之灾,而且姑娘形匆忙,似乎在找什么,在加上我给姑娘卜了一卦,六神属‘空亡’,空亡释意:音信稀时,五行属土,颜色黄,方位中央,临勾陈,某事主三、六、九,有不吉,无结果。”

  诀曰:空亡为不祥,人多乖张,求财无利益,杏仁油灾殃,失人寻不见,寻者有刑伤。生人逢暗鬼,遇道生机往。

  按照挂卜上面所说,这位姑娘应该是父母早亡,两兄妹相依为命,但是她们俩兄妹命了多磨难,若不遇贵人,很难度过去。

  而且她哥哥最近应该被身,若不即使救出火海,那就应了此挂了,而这位姑娘想寻找其下落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说出这些,一说一个准,这位蓝衣姑娘也相信了我有真本事,最开始她在犹豫,想来大街上算命的哪有真本事呀。

  最后,她说出只要找到他哥哥,他就给我一万元的奖励,我顿时就被吓到了。

  想想那个年代,一万元代表着什么,那可是万元大户呀。

  我并没有推辞,看来这位姑娘家里是有钱人家,我对钱财没有什么要求,只要够用就行了,这次只要把坟场那边处理掉就行了。

  我摊子也没有收拾,直接跟着这位姑娘去了她们家,反正这单生意所需要的东西我都能买齐了。

  原来,这位姑娘姓陈,名叫陈月月,他哥哥叫陈海生,她们祖上是本地的富商,就在三年前,他爸妈相继离世,就剩下这两兄弟相依为命,她们俩兄妹都还是在校的大学生,这里回家祭祖,不料,她哥哥就在三天前出门找从小到大的玩伴玩,就没有再回来过。

  因此,陈月月在丰都城问遍了所有同学与小时候的玩伴,她们都没有看见陈海生,这时,陈月月就有点着急了,把丰都城找了一个底朝天,但是始终没有找到他哥哥的下落。

  这时候,就有周围的一些邻居说,说他们房屋不吉利,早时就跟他们爸妈说过,可是陈海生与陈月月的爸妈都没有理会,直到三年前他们父母相继离世之后,而陈海生月陈月月又在读大学,这里就空置了很久,他们也只有放假回来才住几天。

  因此,陈月月再次听见邻居说叫一个先生来看看,说不定也能看出点名堂来,而且陈海生也说定就回来了,毕竟都是那么大的人了,还能走丢了不成。

  陈月月将信将疑的听从了周围邻居的建议,才有我今天的事情。

  她一个大学生,说什么也不会相信这些迷信的,她也是没有办法才这样的,放作以前,打死她也不会相信这些迷信的。

  在陈月月的带领下,穿过了几条很长的街道,转过几个弯,就看见前面一片片的别墅区。

  我感叹这里真是一个风景秀丽的地方,周围三面都是都小山,小山上都长了郁郁葱葱的数目,而且另外一面视野开阔,一眼基本上能够把半个丰都城都望完。

  能在这种自然格局极之地,有这样一篇风水宝地,也算是上天赐予这里的福音。

  一栋栋的别墅林立在这样的一片风水宝地之上,还真让人叹为观止啊!

  很快我就来到陈月月的家里,他们家也是一个三层楼的别墅,院庭之中是花园,里面种有各种花草,还有万年青与铁树。进入院中仿佛有进入公园之境。

  别墅还算很方正,只有西北角应该是设计的原因,并不是直角,而是有大概一米宽的棱角。东西两边各有一个石狮子,东南有个直径两米的水池。

  走进陈月月家的家里,顿时一股凉意席卷而来,然人不寒而栗之感,居住在这样阴冷的环境之中不生病才怪呢。

  陈月月叫我随便,她现在也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作为二十二三的女生,她现在已然没有了办法,只有求助于别人。

  不过,他们家确实有钱,一个三层楼的别墅,至少有四五百平米的样子,如果卖出去也至少要百多万吧。

  顿时,那团富含燃尽一切的三昧真火顿时一分为八,跳跃到了八张封符的旁边,诡异的是,号称燃尽一切的三昧真火,没有灼烧到八张封符。

  现在,八张封符也开始离轩辕剑一米远的距离开始旋转了起来。

  我现在有点不知所措了起来,这八卦封符阵到现在我该如何攻击,我还真是不知道。

  但是,剑在弦上,不得不发。

  。。。
上一章   我当风水先生的那些年   下一章 ( → )
逆流小说网提供由神鬼少年著作的都市小说《我当风水先生的那些年》未分卷第三百九十章黑路之鬼路-下及《我当风水先生的那些年》最新章节未分卷第三百九十章黑路之鬼路-下在线阅读,《我当风水先生的那些年(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都市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www.nn6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