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女巡按 第二章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耽美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科幻小说 架空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短篇文学 推理小说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逆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霹雳女巡按  作者:迷蝶 书号:27826 更新时间:2017/7/3 
第二章
  病房内,刚生完孩子的语眉软趴趴地瘫在上,麻酔藥效刚退,此刻肚皮上长长的伤口正一阵阵地撕扯,痛得她呻不已。

  早知道生孩子这么辛苦,她就该夜夜把老公踢下去!

  “儿啊!你老子是个人神共愤的大狼,长大后你可千万别学他,知道吗?”语眉谆谆教诲着出世不到数小时的儿子。

  轻轻推开房门,绫甄笑问道:“升格当妈妈了,开不开心?”

  语眉疲惫的小脸上绽开一抹清丽淡雅的笑容,一深一浅两个酒窝在双颊上隐隐闪动“绫甄,来看你的孩子。”

  接过语眉的新生儿,绫甄浅笑盈盈地看着小婴儿红扑扑的脸蛋。好漂亮的男孩子,遗传到爸爸的深目鼻,却有语眉凝脂般的肤和点漆般的双眸。二十年后,不知有多少女孩要为他心碎泪

  绫甄哄着小婴儿,关怀地问闺中密友“剖腹很疼吧?”

  “谁教这孩子不学好,在娘胎里卡位卡不正,自然生产不好生,只好切肚子。”语眉连珠炮地数落儿子的不是。

  绫甄微笑不答,让语眉扯着她的手。她掌中的热力传到语眉身上,语眉顿时觉得伤口不那么难受了。

  语眉心想,绫甄有这种疗伤止痛的神奇力量,应该改行当医师才是,而不是一天到晚在凶杀事故现场出没来去。

  不过,她知道老天已经帮绫甄的一生安排妥当,容不得外人嘴。她时灵时不灵的第六感,常会感应到绫甄身旁周遭,有一股不寻常的气流无时无刻不在保护着绫甄。

  “绫甄…”语眉不知道要怎么说才不显得怪异,吐吐地问道:“过两天就是城隍爷圣寿,你会回台湾吗?”

  语眉记得绫甄对自己说过,当年薛父带尚在襁褓中的她回台湾交给薛抚养,一下飞机她就上吐下泻,跑遍各大医院、试过各种秘方都无法止住。

  想那小小的婴儿,能得起几天吃了就吐、喝了就泻,营养不断失?绫甄最后吐得面黄肌瘦,只剩下一口气没断,所有的医院都不理会薛的苦苦哀求,狠下心来叫薛抱小婴儿回家办后事。

  薛走投无路,只好一路磕到城隍庙中,哀声哭求神明救救孩子。

  当初既然是神明作主,要把孩子带回台湾来,这会儿孙女要是死了,岂不是白搭了吗?

  没想到,庙祝仙叔一看到薛抱着小婴儿进来,赶忙拿出一包葯材,和水煎了便要给小婴儿服下。”

  仙叔解释道:“阿月姐,我刚刚打盹睡午觉,梦到一名手拿册子的判官写下这帖葯方,嘱咐我将葯材配妥后速速煎好,给待会儿被抱来庙里的小婴儿服下。

  薛心中惊讶至极,仙叔继续说道:“所以我醒来后,火速找镇上的大夫配葯,谁知行医数十年的大夫竟然不肯抓葯给我!”他回想大夫说…

  “庙公,葯材怎么能这么搭配呢?这帖葯要是吃下去,肯定是死多活少。您别怪我,我不敢抓给你,出了人命我担待不起。”

  “不瞒你说,大夫说这帖葯要是吃下去,九成九会出人命。”仙叔诚实相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拍脯保证一切责任由我扛,大夫这才勉为其难地抓了葯给我。”

  仙叔递上熬好的葯汁,目光炯炯地注视着薛。“阿月姐,这丫头是你的孙女,信不信我的梦,由你作主。”

  老泪纵横的薛深知葯方配得凶险,反也是死马当活马医,她心一横,亲自把煎好的葯从小婴儿的嘴里灌下去。说也奇怪,年逾花甲的两位老人家提心吊胆地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只看见小婴儿除了咳出一痰外,倒没有别的变化。

  一刻钟后,薛泡了一大瓶牛,喂小婴儿喝下去,心中不断默祷,乖孙、金孙,千万别再吐出来了。

  饿了好几天的小婴儿,不负众望地咽下一千公克的质食物,连嗝也没打一声,更别说是呕吐了。薛惊喜集,噗咚一声,拜倒在神明面前,连声称谢。

  仙叔如释重负,笑着擦去额头上的冷汗,心下登时一片了然。怪不得城隍爷要把小婴儿带回来,原来是要救她一条小命。

  当绫甄把这件往事告诉语眉时,语眉心里略略有个谱。绫甄确实生得命格奇特,当初那个算命仙没有说错,她确实极难养活。

  只是那个祖上人命盘的江湖术士没料到绫甄有贵人相护,而且还是神威显赫的城隍爷呢!

  等绫甄懂事后,薛便告诉她这段往事。救命之恩,不可等闲视,所以薛要她今后不管身在何方,每年城隍爷圣诞,都要回来庙里给神明磕头。绫甄很听薛的话,多年来从来没有迟过日子。

  语眉打断绫甄的沉思,问道:“你手上不刚好有案子在忙吗?今年还回不回去?偶尔破例一次,不打紧吧!”

  绫甄义正辞严地反驳道:“救人一命,只要你一年一次回去上炷香、磕个头,天下还有比这更划算的事情吗?这都做不到的话,未免太离谱了。”

  “可是…”语眉诉还休,想说又不知如何启齿。“别回去好不好?我心里的,今天就请薛代你上炷香,好不好嘛!”

  绫甄心里打了个突,皱眉问道:“难不成你的预言能力又作怪了?”

  语眉嗔道:“我是关心你,你怎么还讽刺我?最近,我老觉得你我会被分开,本来我还以为是生产的过程中会有闪失,现在既然我平安无事,会出事的八成是你。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

  语眉难得一见的正经八百,让绫甄觉得颇不寻常。她曾给过绫甄“关半仙”的外号,因为语眉的预知能力不完整,只准一半。

  “关半仙”测事,好事不准、坏事神准,准一半的功力,独步古今,比起那位影响她一生的算命仙,实在没有高明到哪儿去。

  “会分离很久是什么意思?”绫甄问道。

  “我也说不上来,就是你会出意外,可是又好像不是生离死别的那种灾难,我并没有很心痛的感觉。”语眉喃喃倾诉。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不会有事的。”

  绫甄佯装不在意地一语轻轻带过,语眉才刚生完孩子,不该让语眉太担心,何况,她也不能因为挚友不确定的预知感觉,就躲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吧!

  “那你要多小心一点。”看绫甄回台湾的计划坚定不移,语眉只好耳提面命道“凡事不要太过招摇,持盈保泰才是上上之策。”

  绫甄搂着语眉的肩膀,笑着说道:“我明白啦!我是回去拜拜,又不是要去抢银楼,何必这么紧张?”

  虽然没有十足的把握,她却预感绫甄这次的灾难,恐怕跟儿时的救命恩公不了干系。可是,神明怎么会对人不利呢?这话说出来,没人会信。

  既然无解,语眉暂且搁下这个话题,贼头贼脑地问道:“绫甄,你和我大哥进展得怎么样了?”

  绫甄的俏脸皱成一团,苦恼地回答道:“我们能怎么样?你大哥又没卸手断脚、秃头小肚子,何必浪费时间在我身上?”

  语眉苦口婆心地劝道:“你不是常跟我说,人生要懂得及时把握幸福吗?从前我们俩夜半痛骂男人,好歹还能作个伴,现在我嫁了,叛逃到敌方阵营,留你一个孤军奋战,我于心不忍。”

  当了语眉一辈子的姐妹,语眉古灵怪的脑袋打的是什么主意、安的是什么心眼,她岂有不知?说了一车子的废话,无非就是想帮自个儿大哥骗个老婆吧!

  抛给语眉一个“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白眼,绫甄垂首不发一言,以不变应万变,这招好用。

  语眉不死心,继续游说:“绫甄,我知道你对待有哥哥身份的人都没有好感,可是,你也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我大哥从前是花心了一点没错,但他并不是一个风、放无行的子。自从认识了你,他就跟那些红粉知己说拜拜了。”

  绫甄不语,语眉不了解问题之所在,她从来不曾怀疑关剑尘的情意,她对他也不是完全没有感觉。

  第一次见到关剑尘时,绫甄直吓坏了,从前她不相信一见钟情这种无稽之谈,那不过是电视剧上千篇一律的老戏码罢了。

  可是,自从她见过关剑尘后,就再也不敢铁齿,因为她好像…好像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人。

  好熟悉…为什么她好像认识关剑尘好几辈子了呢?可是,绫甄肯定她认识他不过区区三百多个日子,如果前辈子不算的话。

  十五岁就来美国闯天下,养成绫甄独立的个性,因为她没有人可以依赖。可是,她好想靠在关剑尘的怀里安息,只觉得全然地舒适,百分之百的安心。

  最令她大惑不解的是她居然还会没来由的怕,怕她若放手爱一场,到头来也只能换得不能相守的遗憾。

  她已经被伤得体无完肤了,那种刻骨铭心的情劫,她不想再经历一次,即便是七世情缘也罢,难道就不能放过她这一回吗?

  突然,绫甄的脑海中警钟大作,有股挥之不去的声音谆谆地告诫着她,不要爱上这个人,别再重蹈覆辙。

  那股声音中,充了慈祥和关怀,仿佛是母亲看到踩着她心尖长大的孩子,即将失足落井的前一刻,着急地大喊“别再往前走了。”

  绫甄迷糊了,她没有谈过恋爱,当然不曾有过失败的感受,可是为什么她会情不自地这么想呢?那股声音又是怎么回事呢?

  语眉不明白绫甄的心事,只是一味地鼓起如簧之舌,努力替大哥作媒婆“大哥虽然作风剽悍,但对于心爱的人都很温柔。”

  她很霹雳地夸下海口“我以人格保证,他将来绝对会是个贴心的居家好男人,才不会像你大哥薛允文,算不上什么好东西。”

  绫甄并不接腔,虽然哥哥自小以欺凌妹妹为世上至高无上的乐事,她还是不习惯在别人面前听人家说她哥哥的坏话。

  “语眉乖…”

  推门而入的关剑尘笑开了脸,他没白疼这妹子,语眉刚刚一席话,说得痛快淋漓,令人拍案叫绝。

  “语眉,你好好休息,我们先出去了。”

  绫甄看他们兄妹一条心,大有联手起来绑婚之意,连忙拉着关剑尘告辞离去。毕竟她孤身一人,难以抵挡双重火力的炮轰。必剑尘朝妹妹送了一个飞吻,以示感谢;语眉礼尚往来,舞动着儿子不遗余力地帮大哥加油打气。

  婴儿不得摇晃啊!关剑尘心惊胆战,连忙阖上房门,语眉当了妈咪,孩子气却未退去分毫,想来这育婴教子的重头戏,他这个做舅舅的人责无旁贷。

  走出医院,绫甄收起戏谑的心情,凝神沉思语眉之前的警告。

  神明慈悲为怀,怎么可能做出不利于她的事呢?绫甄实在无法接受回家拜拜会拜到与亲朋好友永世分离的结局。

  可是,语眉讲话夸张了一点是事实,却不是无的放矢之徒,她既然会这么说,一定有她的理由。事实真相,到底如何呢?

  必剑尘很快从被语眉赞美的愉悦中恢复过来,察觉出绫甄不寻常的沉静,他牵着她到旁边的公园散步。

  必剑尘知道绫甄喜欢亲近大自然,只是她一向忙碌命,没时间游山玩水,带她到公园里随意走走,也算聊胜于无。“为什么都不讲话?语眉和你说了什么?”关剑尘问道。绫甄不是一盆浅浅的水,可是无论她心里想什么事,他即使猜不到十成十,也猜得到九成九。

  这妮子和他在一起,不是抬杠就是拌嘴,从来没有冷场的时候,现在她反常的安静,一定有心事。

  “没什么,语眉刚生完孩子,心情还不稳定,难免会疑神疑鬼些。”绫甄仍试着为语眉的话找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关剑尘马上警觉事态有异,妈说过语眉有预知能力,难道语眉这次预测到绫甄的灾厄,出言示警?

  他不信鬼神,也没有宗教信仰“先知”对他而言,是骗子的代名词。只不过他把语眉宠上天去,从不当面倒语眉的台。

  如今事关绫甄,更马虎不得,就算是语眉撒谎骗人,他也得仔细查证一番。双重标准用来形容陷入爱河的男女,还真贴切。他自嘲的想。

  “语眉叫我今年别回台湾拜拜,什么原因,她也不清楚。”绫甄眉心,顿时觉得好累。

  “那你就别回去啊!拜拜有什么重要?你工作多,这么台美两地往返奔波,铁打的人也不起。”

  必剑尘心疼地拉绫甄坐在公园内的凳子上,好想替她散脸上的疲倦。他忙碌的程度不亚于她,可是他是男人,赢在体魄强健,精力旺盛,她纤柔的身子骨,哪得起舟车劳顿、连操劳。

  “谁说拜拜不重要?何况我一年也不过回去一次而已。忙碌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我早就习惯了。”

  绫甄强打起精神,不想让关剑尘替她烦恼这些有的没的,她已经很依赖他了,再这么下去,岂不是没有他日子就过不下去?

  “这样好了,我陪你回去。”关剑尘看绫甄归去之志不改,当下打手机叫秘书替他订回台湾的机票。

  “你这人真是不可理喻!”

  气急败坏的绫甄伸手抢他的手机,怒道:“我不要你陪我回台湾,不干你的事,你回去做什么?”

  “你太累了,没人看着不行。”

  必剑尘的心情超级好,绫甄的身段在女子中已是高挑,不过比起手长脚长的他,还是矮了一截,怎么也构不到他拿手机的手,反而整个身子都失陷在他的怀里,关剑尘乐得享受温香软玉盈怀的快

  搂着绫甄,不让她挣脱,关剑尘趁着怀中的人儿犹作困兽之斗时,在佳人雪白的脸颊上轻轻一吻,气得她使出吃的力气,捶打他的膛。

  绫甄酸溜溜地想,关氏企业规模庞大,身为总裁的关剑尘一天不管事,企业损失的数字是她赚好几年都赔不起的,她哪欠得起他陪她回台的天大人情?

  虽然社会地位不输关剑尘,她赚的银子显然比他少很多,素来强势的她,各方面都不喜欢被男人比下去,所以她一直对他的亿万身价很感冒,最讨厌比较两人财富上的差距。

  必剑尘老是说要把法拉利送给她,才不要!她又不是被人包养的小老婆,干么送那么名贵的跑车给她?她宁可做牛做马地赚钱,也不接受男人的馈赠。

  “这事就这么说定,我画了星期天早上联合航空八一三班次的机位。托你的福,我顺便回台湾看看。”

  只不过短短五分钟,秘书马上回电话确认订票手续已完成,关剑尘微笑点头,这种效率合格。关氏企业请的人,没一个是吃闲饭的。

  绫甄快气炸了,她千不该、万不该告诉语眉她的班机航次,语眉什么话都告诉他,还有什么是关剑尘不知道的。

  “你别冤枉语眉,不该说的她什么也没说。”知道绫甄在想什么,关剑尘赶忙为小妹开,他可不想绫甄和语眉因为他而反目成仇。

  “你什么都不该知道,哪里还有分这个那个的?”绫甄好生气,语眉的长舌让她有隐私权受侵犯的感觉。

  “语眉是好心,她不忍心看大哥追不到未来的大嫂,一辈子打光。你就原谅她吧!”他语带双关的替语眉求饶。

  “谁是她大嫂?你别睁着眼睛说瞎话。”绫甄东扭西扭,想折他的拥抱却受限于力弱,还是被他困在前。

  “不是你还有谁?不管你愿不愿意,这辈子我娶不到薛绫甄,就不算男子汉!”关剑尘煞有其事地发誓。

  “无赖!”

  绫甄一时之间找不到有创意的辞来骂,只好用陈腔烂调来表达心中的愤怒。这人到底是怎么搞的?那个威风八面,令对手闻风丧胆的关总裁呢?怎么和眼前这个油嘴滑舌的痞子如出一辙?

  “爱情本是不讲道理,你骂我无赖也没用。”关剑尘皮皮地回嘴,只要能娶绫甄进门,骂他强盗又何妨。

  “没时间陪你扯,我要回去工作了。”

  绫甄瞪他一眼,掏出车钥匙,准备回化验室工作,关剑尘诈地一笑,合作地放开圈住她的铁臂,陪她走到停车场。

  停车场中,哪有那辆三菱跑车的踪迹?

  “你把我的车子哪儿去了?”

  绫甄一看关剑尘谈笑自若的表情,就知道是他搞的鬼,一定是嫌她开车不入他的眼,就干脆让她没车可开,语眉就是这样被足的,现在轮到她了。

  可是语眉是他妹妹,关剑尘这么做虽不合理,倒还有一点点的正当,但是他是她什么人?她的财产是他可以处分的吗?

  “真的不是我,是贝诗妈咪给爸爸车钥匙,请爸爸带她回去的。”关剑尘理由十足地解释。

  他早打听出来,三菱跑车是贝诗妈咪半卖半送给绫甄的,所以贝诗妈咪也有一把车钥匙。其实贝诗妈咪早就担心她开快车会有危险,因此对于他的提议…足绫甄,自然是举双手双脚赞成。

  语眉和绫甄都是学有所长的专业人材,工作时正经八面,关剑尘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为何两人开起车来却极尽疯狂之能事?

  飙还不打紧,她们一路上还会扯开喉咙,放声尖叫,吓得刚放学的小朋友抱头鼠窜,还以为是精神病院的患者出来放风,活动筋骨呢!

  “若非你在一旁鼓舞,贝诗妈咪也不会那么做。”绫甄并不好骗,马上料到这必定是关剑尘出的馊主意。

  慢着…他叫贝诗妈咪什么啊?绫甄皮疙瘩掉了地。关伯父、韦阿姨还健在,关剑尘哪来的其他妈咪?跟着她一起叫?恶心毙了!

  “别气,我送你过去就是了。”费尽苦心地张罗,就是为了当司机,真是为谁辛苦为谁忙。关剑尘摇头笑笑,爱情还真磨人。

  “不乐意你别委屈呀!我又不是不会叫车。”

  绫甄本来要捍卫她受宪法保障的财产权,但看关剑尘一脸苦瓜相,话说出口却变个样,听起来像在撒娇。

  “谁说我不想接送?如果你肯让我接你上下班,我是求之不得。”执起她的柔荑,关剑尘说起恋人之间的甜言语。

  “谁要你接送?我又不是没有脚。”绫甄不服气的回嘴。反正不管他说什么,她反地就想跟他唱反调。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有人接送当然很舒服,可是一旦养成习惯,以后凡事靠自己的日子岂不形同炼狱?

  如果连至亲父母、兄弟手足都可以因为外人的一句话,而使彼此的情分淡薄到几乎不曾存在,那爱情又算得了什么?

  石烂海枯、至死不渝,这些全是骗人的吧?绫甄不相信爱情,她也不敢相信。

  “好吧!是我爱找麻烦,喜欢替你服务,这样可以了吧!”关剑尘柔情款款地突破她的心防。

  “下不为例!”绫甄气鼓鼓地说“没车多不方便,我随时要到荒郊野外去勘验现场,没车子根本是寸步难行。”关剑尘并不回答,似乎得了暂时耳背,什么都没听到。事实上,他根本不打算再让她开车,她的驾驶习惯不良,太不安全了。

  “你根本没把我的话听下去嘛!”绫甄甩开关剑尘的魔爪,愤怒地嘶吼。她不要被男人豢养,她不想当爱情的奴隶。

  必剑尘不为所动,顺势把她推入法拉利跑车,自己则坐上驾驶座,准备开始他的温馨接送行。

  绫甄望向窗外,赌气不说话,关剑尘知道她不习惯受人摆布,这时候也不逗她开口。一踩油门,便向她上班的欧乃尔化验室驶去。

  车子贵就是不一样,绫甄闭上眼睛,享受着法拉利跑车优良的能。加速、稳定度、舒适感,都比她的车子好上千倍,一分钱一分货,还真是有道理。又有关剑尘担任驾驶,分外令她感到安适。

  绫甄掩嘴打了个哈欠,好困…睡一下下就好,反正有关剑尘开车,不会出事。才一晃眼工夫,她就骤然失去意识,和周公对奕去了。

  看绫甄因太过疲累而沉沉睡去,关剑尘放慢了速度,有心让她多休息一会儿,这么累还要飙车去工作,她简直是在玩命。

  他扣她的车是对的,这样晚上他就可以顺理成章去接她下班,两人又很多时间可以相处,诚所至,金石为开,这段感情一定要给他开花结果。

  必剑尘的毅力惊人,当绫甄看到他第一眼,就觉得他像打不死的蟑螂,赶不走、骂不跑、消灭不了,还真是一语说中。

  在专业领域叱咤风云、独占鳌头的绫甄,在感情世界里却完完全全地缺乏历练,遇到关剑尘这种情场老手,她没办法用寻常的理由阻止他撒下的天罗地网,猎捕她那颗游移不定的芳心。
上一章   霹雳女巡按   下一章 ( → )
逆流小说网提供由迷蝶著作的言情小说《霹雳女巡按》第二章及《霹雳女巡按》最新章节第二章在线阅读,《霹雳女巡按(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www.nn6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