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女巡按 第五章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耽美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科幻小说 架空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短篇文学 推理小说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逆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霹雳女巡按  作者:迷蝶 书号:27826 更新时间:2017/7/3 
第五章
  “墨痕!快醒醒,你别吓嬷嬷,快醒醒呀!”

  头痛裂的绫甄睁开双眼,看到一位胖嬷嬷正焦虑地望着自己,大声喊着一个她从来不曾听过的名字。

  绫甄挣扎着坐起身来,今天是城隍爷的生日,她不是回到家乡的城隍庙拜拜吗?可是,这儿不是城隍庙啊。

  左张右望,一向镇定逾恒的绫甄不慌了,背脊上的冷汗直。她使劲地捏一下大腿,居然会痛!难道这不是场恶梦吗?

  木柴燃烧后产生的黑烟,熏得绫甄双眼阵阵刺痛,四周的环境看来像是个年代久远的厨房,可是她连在古装电影里都不曾见过这么真的道具。

  真…绫甄再仔细端详一眼,窗外的曲径回廊、胖嬷嬷的衣着、木造的建筑物、她去博物馆才看过的灶,这不可能是二十世纪的景致。

  懊不会她跨越时空,掉到古代了吧?绫甄惊疑不定,她最后的意识是看到儿时救她的册子先生,还有镜子炫目的光芒。

  对了,她好像被进镜子的白光中…接下来呢?绫甄努力地拼凑脑海中的残影,偏偏头痛得要裂开一般,让她无法集中精神好好思考。

  胖嬷嬷看见她悠悠转醒,高兴地说:“墨痕,快把这上好的龙井茶端去书斋,今天有贵客来呢!”

  果然算命仙的话信不得!胖嬷嬷开心极了。

  前几天,她带墨痕上市集买东西,路旁有个不知打哪儿冒出来的瞎子在算卦论命,旁边竖着一张写有“九缘神谷”四个字的旗帜。

  据说这个瞎子来历不小,乃是当世奇人鬼谷子的徒弟,名叫吴不知。他本来双目完好,却为了一窥天机,而自行戳盲眼,以开天眼。

  不少好奇的民众把算命摊围得水不通,墨痕使尽水磨功夫地求,说她想问姻缘,胖嬷嬷拗不过她,就协定她去给瞎子摸骨。

  那瞎子一搭上墨痕的手,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她想来就有气,他居然说墨痕寿十八年整。此乃天命,无人能救、无人能改,叫墨痕有什么心愿就早早了结吧!只剩下区区三天可活啊!

  胖嬷嬷呸了一声,算命仙的话要信得,狗屎也可以吃了。今天墨痕十八岁,若照瞎子所说,她岂不生日成祭吗?

  谁是墨痕?绫甄不解地看着胖嬷嬷,后者正把炉子上冒着白烟、热气腾腾的茶壶拿下来倒在数个釉面平滑晶莹,胎质洁白细腻的瓷杯中。

  是龙井茶没错,绫甄识得这香味。应该是“雨前龙井”吧!好想喝一口,看头会不会不痛些。

  所谓“雨前龙井”是指在“谷雨”这个节气之前所采收的龙井茶叶,味道比“雨后龙井”来得香醇许多。

  绫甄爱喝茶,自然也对茶史有相当程度的研究。她记得唐朝时,杭州附近就已经出现龙井这种茶叶,只是当时叫它做“龙泓”、而非“龙井”直到元朝时才出现了“龙井”这个名称。

  既然胖嬷嬷会用“龙井”这个称呼,她应该是元朝以后的人,绫甄想清楚眼前荒诞不经的状况,到底自己掉到什么时代来着?

  太阳剧烈的痛,让绫甄忍不住呻出声。听到呻的声音由她的喉头发出来,她霎时血尽失,呼吸也不规律起来。

  那不是她的声音!她即使再怎么叫也不会是这种声音。老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是成猩猩还是变成人猿了?

  她没有发疯,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知道自己是薛绫甄,不是墨痕,她不是个丫环!而是欧乃尔刑事鉴定化验室的专员,是个深受世人敬重的专业人才。

  为什么她会出现在此?为什么胖嬷嬷叫她墨痕?为什么她的声音全变了?该不会她连样子也变了吧?

  胖嬷嬷端来茶盅,正要交给墨痕端去厅里,却看到她抖得像秋风中的一片落叶,胖嬷嬷不皱眉,这孩子怎么抖成这样子?

  她怜惜地说:“墨痕,你冷是吧?先把这茶端去书斋里,回来后嬷嬷替你炖碗养气提神的红枣汤,喝下后就不会冷了。”

  绫甄呆在原地,也不知道要伸手接茶盘,胖嬷嬷半哄半吓地说:“墨痕,茶要凉了,爷们就算不怪你,却会怪嬷嬷的。”

  绫甄心中一凛,知道胖嬷嬷说的是实情。她莫明其妙地掉到这个时空,变成一个没有尊严、供人使唤的奴婢,有什么资格拿乔?

  主子一不高兴,或打或杀或卖,什么干不得?虽然她不怕死,可是她不能因为己身荒谬绝伦的遭遇牵连胖嬷嬷受罪。

  咽下嘴苦涩,绫甄楚楚可怜地央求道:“嬷嬷,我不知道往书斋的路怎么走,您叫另一个姐姐端茶去好不好?”

  “别胡说!你每天来来去去这么多回,怎么可能不知道厨房通往书斋的路怎么走?”

  看见她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胖嬷嬷放缓口气道:“傻孩子,不是嬷嬷不让别人替你,而是爷们喜欢你伺候,才要你去奉茶啊!”胖嬷嬷的话,绫甄有听没懂,却又无可推托,只得接过茶盘,走一步算一步。

  出了厨房,冷风咻咻,刮面如刀,绫甄嚏一个接一个打,鼻子冻得通红。

  她身上穿着一件茧?棉袄,质地虽好,还是无法阻绝寒风肆。她不是普通的怕冷,此刻她打从脚底冰到心神。

  绫甄忍住眼泪,哭出一缸眼泪也无事无补,把事情清楚后,再回去抱着棉被哭也不迟,问题是她还有棉被可盖吗?

  龙井茶呼呼地冒着热气,喝不得,闻一闻总行吧!绫甄端高茶盘,才想深口气,却被雨过天青的茶瓷夺去目光。好美!绫甄为之惊,粉青的釉面,是青翠微带淡蓝的颜色。釉层上重重叠叠的冰裂纹,在光线照下晶莹得有如翠玉。

  仙叔公教给她一牛车的常识中,包括掏瓷玉器的鉴定技巧,所以,在飞机上她一眼就认出关剑尘的温凉青玉,凿成年代远溯元朝。

  湖田窑约莫崛起于五代,南宋时达到鼎盛。她手上这套茶瓷器,应该就是名列江南青瓷之最的湖田“影青瓷”

  绫甄自我安慰地想着,仙叔公最爱古瓷古玉,如果能把影青瓷偷渡一两个回现代去,倒也不虚此行。

  长廊虽然百转千回,却没有分叉,绫甄一路向前走,居然让她找到目的地“抱素书斋”

  书斋门前站了个中年男子,身材高瘦,观之可亲。绫甄不知如何招呼,他已经快步朝她走来。

  “墨痕,怎么这么慢?坑谒茶进去。好可惜,今天方公子的爹娘没来,倒来了个表妹。据说,她是方庄主内定的儿媳妇人选。你可要小心点应付,知道吗?”管家刘贵喋喋不休地叨念着。

  窦府中,无人不疼墨痕。刘贵千盼万盼,就盼方公子早带她回家去,方家庄财雄势大,她在那里当个小妾,都比寻常人家的正宫娘娘体面。

  谁是方公子?他表妹来了又干她什么事?绫甄浑浑噩噩地走进书斋,只见四面八方都有眼光向她来。

  从谁先开始奉茶?绫甄没概念,就从左边开始吧!才看第一眼,她手一松,哐啷一声,茶盅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剑尘!”

  伴着瓷器碎裂的声音,是绫甄高八度的叫声。

  绫甄惊喜集地向一脸寒霜的男子跑去,是关剑尘没错,虽然换上古代的服装,脸上也没有看到她后一贯温柔的微笑,不过她百分之百确定,坐在左方第一个椅子上的,就是她有点喜欢的关剑尘。

  原来她不是一个人,有关剑尘在这里陪着她,绫甄飘在半空中的一颗心顿时安稳下来。不管情况再怎么诡异,有朋友在身旁就是最大的支柱,何况是他呢?有他在,她不用惧怕任何事。

  衣剑声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墨痕摔下茶盅,一阵风似地向他扑过来,伸手企图搂住他的脖子?她失心疯了!

  “剑尘,我为什么会在…好痛!”绫甄还没说完,衣剑声倏地抓住她的手臂,用力一扭,她痛得眼泪直,右手肘关节臼了。

  衣剑声推开她,冷俊的脸上余怒犹存,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不经他的允许而碰触他的身体。

  墨痕怎么搞的?她在府里这么多年,从来不曾犯过错,今天居然惹到太岁头上?衣剑声面孔搐,看着绫甄摔在地上的狼狈样,心中掠过一阵莫名的情绪,其中竟不包括报复的快

  丫环犯错本来就该惩罚,他没打过下人,不代表奴才们可以胡作非为,虽然墨痕是个女孩子,又…很脆弱,但也是一体适用,没有特许。

  去问那些死在他手下的恶鬼吧!生前他们哪个不哀声求饶,他还不是统统照杀不误,墨痕一没有被他削了脑袋,二没有哀声求饶,他何必心软?

  衣剑声喃喃咒骂,他什么时候懂得怜香惜玉啦?

  泪水刺痛绫甄的眼睛,生理上的痛不是让她泪的原因,而是关剑尘伤害她这一点让她彻彻底底的心死。

  他吃了豹子胆敢把她的手拉倒臼?她豁出去了,不管那个人是谁,她不骂得他狗血淋头就不姓薛…不对!她好像已经不姓薛了。

  怒火熊熊的绫甄正要开骂,抬头却看到壁上挂着的一幅画。顿时间,她所有恶毒的字眼全都卡在喉头,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溪山行旅图?范宽的溪山行旅图?”

  眼睛,绫甄再仔细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绢本水墨画真是范宽的溪山行旅图,每次故宫的国庆特展中都会拿这幅画撑场面,对水墨画情有独钟的她,对这幅画非常熟悉,绝不可能认错。

  溪山行旅图的前景是一列行旅,有四匹驴子驮着沉重的货物鱼贯而行,中景是两座小山丘,中间有溪水过,耸立于后方的是占画面三分之二强的雄伟山峰。山顶墨较浓,山以下云气围绕,黑色较淡,气势人。

  中国名画多半被落款落得一塌胡涂,此画却是少数的例外。绫甄记得民国四十七年,故宫前副院长李霖先生在画幅右角的树荫下发现的“范宽”二字款,从此确它是范宽传世的画作之一。

  此时挂在墙上的绢布颜色尚未泛黄,传世铁定不超过两百年。从事鉴定多年的她,眼睛利得很,目测的结果总是与实际年分相距不远。

  范宽是北宋人,此画成于十一世纪初期。龙井茶、影青瓷,再加上这幅传世未超过两百年的溪山行旅图,显示出这个时空是…元朝吗?

  倒霉到家,绫甄脑中急速缺氧,她哪个朝代不好掉,居然掉到国祚不过短短九十年、长期动不安的元朝!

  墨痕怎么会知道元山行旅图的来历?方慕平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他从没教过她呀!这幅画上又没有题款,她怎么可以知道画者正是前朝名家范宽?

  衣剑声由暴怒转为狐疑,乖乖!一夜之间,墨痕从小丫头蜕变成大才女,搞不好还学富五车,博鉴群书哩!太诡异了。

  看到绫甄被他推到跌坐在地,脸上豆大的冷汗不断淌下来,从来没有过的罪恶感袭上衣剑声的心头,他下手不分轻重,把他的手肘伤了。

  方慕平也注意到绫甄的伤势,一股怜惜之情从心底升起,正想上前探看她的伤势,却被表妹上官晴拉住身子。

  上官晴嗔声问道:“表哥,她就是墨痕吗?”

  方慕平在心中暗喊“苦也、苦也!”

  爹娘未免太不够意思,他们事忙不克前来带墨痕回家也就罢了,怎么还派晴妹代表他们前来呢?爹喜欢晴妹不代表他也卿心于她。

  人并非草木,晴妹对他一往情深,他不是不知,相反的,他受宠若惊。

  然而,由于个性使然,他偏好娴静温雅的解语美人,像墨痕,不喜世故老练的能干红妆,像晴妹。

  柔顺婉约的墨痕心无城府,从来不使小子,说话也不会夹,如果是牙尖齿利的晴妹,十个男人也说不过她。

  “墨痕,很疼吧!”方慕平不理上官晴,怜惜地问道。

  剧烈的疼痛让绫甄重拾刚才的怒火,用完好无伤的另一只手,指着容貌酷似关剑尘之人骂道:“你要死了,干么扭我的手?力气大就可以欺负人吗?你这个大、残暴冷血的沙文猪!”

  绫甄的嘴素有毒蝎尾之美称,她虽不姓杜,却对杜甫的“语不惊人死不休”原则奉行不渝,骂起人来可溜得很。

  不说衣剑声出要杀人的表情,就连好脾气的方慕平,脸色也不免变得很难看,宠墨痕是一回事,不代表丫环可以以下犯上。

  “墨痕,你嘴里不干不净地胡说些什么?还不快向声弟道歉!”方慕平诉斥。

  道歉?开什么玩笑!断手的是谁呀?“声弟”才该道歉吧!

  困难地站了起来,绫甄对着书斋内的众人说道:“是非曲直,自有公论,我薛…墨痕就算有眼无珠,这样就值得废了我的手吗?丫环的命苦,没有手我以后怎么干活?我可以向他道一百个歉、一万个歉,不过嘴上功夫,又有何难?可是我后有一餐、没一餐的日子怎么办?”

  一针见血,句句控诉他的暴行,她薛专员跟陪审团打交道,嘴里没三两下岂不是混假的?

  衣剑声觉得自己像是催花辣手,心下不无后悔,方慕平原来的理直气壮,此刻全部消弭无踪。

  上官晴心下大怒,脸上却不动声

  墨痕这婢先是把茶杯摔得粉碎,手脚笨拙,这是做奴才的大忌,接下来她跟衣公子正面锣、对面鼓地争执不休,这是做女人的大忌。

  衣公子没在她心头上刺个窟窿,就算仁至义尽了,她居然还有脸在那里大放厥词!这种货带进方家,她少的位子岂不坐得摇摇坠?

  表哥个性温,没棱没角,怎么可能会喜欢这种爆炭型的女人?她不了解。不过,表哥关切之情溢于言表,显然是很在乎这婢。

  把方慕平拉回椅子上坐着,上官晴妖妖娆娆地走到绫甄身旁,斜着眼打量这个眼中钉、中刺。

  哼!不过就是一张脸生得白净罢了,上官晴不屑地暗想,这丫环以为她有沉鱼落雁的仙女之姿吗?装这狐媚子的模样给谁看!

  “过来,我帮你接上关节,手哪这么容易就废了。”衣剑声冷着脸叫绫甄过来,这是他表示歉意最大的尺度。

  衣剑声史无前例地退让一步,并不是因为绫甄的话让他天良发现,而是右臂传来的阵阵痛楚,使他怀疑吃错葯的或许不只墨痕一人。

  是他折了人家的手臂,又不是他的手臂被人折了,他痛个什么劲啊?偏偏这女人哀叫一声,他就会跟着震痛好几下,毫无道理可言。

  这份“感同身受”为何发生在他和墨痕之间?这也许超出他所能理解的范畴,不过,他可以确定眼前断了手的女子,不是原来的墨痕。

  衣剑声发现她的眼神变了,变得如一泓冷泉,深不见底,幽渺难测;她的气质也变了,变得如出水碧莲,不枝不蔓,气韵高洁。

  奇异的是,那眼神他好熟悉。

  她的手是他要折就折、要接就接的吗?绫甄的脚钉在地上,虽然断臂奇疼入骨,痛得她冷汗涔涔而下,她却倔强地咬紧下,忍着痛一动不动。

  她居然不甩他!在众人面前下不了台,衣剑声气得龇牙咧嘴,可是,看到她嘴渗出丝丝血迹,他的心没来由得纠成一团。

  多年来,只有看到年老多病的顾伯伯又犯咳嗽时,他心里才会这么难受,现在却为了和慕平兄暗通款曲的墨痕,再一次体会心痛难耐的懊恼感受…

  “墨痕,你过来,我帮你把手臂接上。”放柔语调,他不想再吓着她,只想快快替她把断臂接上。

  绫甄望了他一眼,虽然想展现大丈夫威武不能屈的骨气,但吊着断手整天去的也不是办法,别说不能偷渡影青瓷回去给仙叔公,光痛都痛死了。

  举步维艰地踱到始作俑者身边,她长长的睫不住眨动,上面还挂着几滴晶莹剔透的泪珠“好痛呢!你这么坏,我再也不要理你了。”

  书斋内响起上官晴不表苟同的气声,这语气分明是在撒娇嘛!表哥怎么会看上一个不守妇道的孟女子?

  方慕平张大嘴巴,眼前这个瞬息万变的墨痕,跟从前那个小鸟依人的墨痕,真的是同一个人吗?怎么差这么多?

  衣剑声心中也是波涛汹涌,墨痕怎么勾引起他来了?这妮子跟慕平兄有一腿,她该不会是想脚踏两条船吧!

  勉力肚子的问号,先治好墨痕的伤才是当务之急。衣剑声握住她的右手肘,待要施力接上臼的臂膀,却又犹疑不决。

  没学打架,先学被打。武学造诣已臻化境的衣剑声比谁都了解接骨很疼,七尽之躯的伟男子都未必受得住,何况娇怯怯的小墨痕?她哪得住?

  “伸头一刀,缩头也一刀,要接就坑诏手。”绫甄闭上眼睛,话是说得漂亮,扭曲歪斜的嘴角却出她心底的恐惧。

  “痛就喊出来,没人会笑你。”衣剑声听到自己用从来没有过的轻柔语气,试图减轻她的惧意。

  绫甄这时已经看清楚这人不是关剑尘,可是他难得一见的轻柔语气,又让她想起在二十世纪翘首等待她的人。

  她拜到昏,关剑尘、语眉、和仙叔公一定急疯了。爸妈和哥哥呢?他们知道她出事了吗?会回来台湾看她吗?

  衣剑声趁着绫甄魂不守舍之际,喀啦一声,不发预警地把她的手臂接上。

  “痛痛痛死我了…”绫甄大叫一声,哀鸣不忆。

  一手扶住她摇摇坠的身子,衣剑声好恨自己刚才的莽撞,现在又替不得她。

  看到衣剑声脸上浮现又歉又怜的表情,神经线特的方慕平惊觉事态有异,他拨开上官晴扯着他衣袖的手,上前将绫甄带离衣剑声身边。

  贞名节对女人而言,攸关性命。晴妹摆明了看墨痕不顺眼,打碴都来不及了,如今又给她逮着了小辫子,她回去准会状告天庭,他在双亲面前连参墨痕好几大本,两老绝对不可能允准墨痕进方家大门。

  方慕平略带歉疚地望了衣剑声一眼,也许声弟只是单纯想弥补适才无心伤人之过,他不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男女之事,还是避些嫌疑才好。

  衣剑声冷睇两人一眼,握紧双拳,却没有多作表示。墨痕早是慕平兄的人,他不能,也不该夺人所爱。

  “墨痕,谁告诉你溪山行旅图是…”方慕平开口询问,却见墨痕以手支额,十分痛苦的模样。

  她那娇娜不胜的体态,让方慕平纵有天大的疑问,也问不下去了。

  绫甄又头疼了,在容貌酷似关剑尘的人身边时还好些,现在她脑袋中像是有千把小刀刺般剧痛,委实难受。“各位,请恕我…墨痕告退。”她虚弱地说道。

  上官晴听到绫甄不伦不类的用字遣词,心头的怒火再也按捺不住,走向前指着绫甄的鼻子骂道:“你这眼里没主子的奴才!怎么叫人都忘了吗?”连声爷也不会叫!

  绫甄诧异地望着对她咆哮的女人,质问道:“姑娘是谁?若是主母,恕我薛…墨痕眼生,从没见过。若非主母,你没资格在此教训下人。”

  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这浅显的道理,她不懂吗?难道古代的女人脸无点墨,全都是文盲吗?

  绫甄还来不及轻视敌人,啪的一声,她脸上挨了一记热辣辣的巴掌,继母亲之后,上官晴再度赏绫甄耳光吃吃。

  “晴妹,住手!”方慕平喝住上官晴的暴行,气得浑身发抖。

  衣剑声的手搭上剑柄,目火地瞪着上官晴,别人怕方家,他可没瞧在眼里,敢打墨痕?她有没有掂掂自己的斤两?

  上官晴不甘心地说:“表哥,丫环做错事,本来就该打。伯父、伯母要我代他们走一趟,就是怕你被感情蒙蔽,分不清谁好谁坏?”

  她继续道:“这个丫环,先摔了茶盅,接着又对衣公子不敬最后竟连对客人也敢执礼不恭。窦府如此调教奴才,传出去岂不成了天大的笑柄?”

  方慕平怒道:“你既然知道这里是窦府,就不该对下人施加责罚。打狗也要看主人,你这样做是把窦大人的脸往哪摆!”

  上官晴马上变脸,扑簌簌地下泪来,泣道:“表哥,你竟然为一个低三下四的丫环而骂我…”

  挨打的没骂,打人的反而哭得哽咽难言,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绫甄懒得理上官晴,相较于那令人倍感羞辱的一巴掌,方慕平的一席话就好比平地一声雷,轰得她耳朵嗡嗡作响。打狗也要看主人,意思就是把她哈比比喽?低三下四的人?是在讲她吗?绫甄歇斯底里地笑起来,报应,真是报应。她在二十世纪呼风唤雨,报纸头条刊的都是她的破案消息。谁敢瞧她不起?没有人敢,因为大家都怕将来有一天被谋杀,得靠她来追查凶手。

  如今她却落得比畜牲还不如的下场!

  “你笑什么?”

  上官晴受不了绫甄神经质的笑声,收起眼泪,朝绫甄肩头一推,她怏怏走回位子上去。泪水攻势既然无效,不如不哭。

  时空错置的惊吓、关节臼的剧痛,再加上心灵的重创,绫甄被上官晴推得往后倒了下去,恰好跌在被她摔得粉碎的茶瓷碎片上。

  在众人惊讶的气声中,雨过天青的瓷器登时变成一片血红,那是墨痕的血。
上一章   霹雳女巡按   下一章 ( → )
逆流小说网提供由迷蝶著作的言情小说《霹雳女巡按》第五章及《霹雳女巡按》最新章节第五章在线阅读,《霹雳女巡按(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www.nn6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