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女巡按 第七章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耽美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科幻小说 架空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短篇文学 推理小说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逆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霹雳女巡按  作者:迷蝶 书号:27826 更新时间:2017/7/3 
第七章
  在病房休养的语眉,悠哉游哉地拿起叔母贡献的八卦杂志,信手翻翻。

  “铃…铃…”电话铃声响起,在安静的病房中显得格外刺耳。

  语眉心中泛起一丝不祥的预兆,老公被她撵走,不可能是他打来的,那会是谁。

  “喂,哪位?”她忐忑不安地接起电话。

  “小妹,是大哥。”关剑尘憔悴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绫甄昏倒在城隍庙中,已经好几天了,怎么也醒不过来,你来看看她吧!”

  语眉初闻噩耗,如利刃戳心,脸上血尽失。摔下电话,她冲进病房就要赶去机场。

  房门一开,福叔和福婶在第一时间内赶到。

  “福婶,绫甄出事了!”语眉哇的一声,放声大哭出来。

  “小小姐,别哭啊!福婶的心都被你哭了。”

  埃婶拿着手帕帮语眉擦眼泪,安慰道:“大少爷跟我们说了,孩子交给福婶,你安心和福叔回台湾去看薛小姐吧!”

  语眉哪还有半点心思在儿子身上,惟恐迟一刻便见不着绫甄最后一面,她急匆匆地拉着福叔杀往机场。

  埃婶目送一老一小离开,眉间的忧虑更加浓重,大少爷是她一手带大的,她很怕血着痴情因子的他,堪不破情关、冲不破情网啊!

  ******

  当语眉上气不接下气地赶到城隍庙时,进了庙门就看到脸胡碴的关剑尘,凝睇着躺在长椅上一动也不动的绫甄。扑到大哥身边,语眉轻轻呼唤“绫甄,你醒醒…我是语眉,我来看你了。”

  “这样拖下去不是办法,不如把她送医院吧!”一个人影落在语眉身后,语意之中对绫甄无半分关怀之情。

  这名男子的声音,多年前她曾经在薛家听过一次。俗话说的好,化悲愤为力量,此刻语眉的悲伤果真化为熊熊怒火,燃烧到薛大少爷…薛允文。

  语眉还没开口,薛就气得说:“给我滚!别在这里碍眼。你那群猪朋狗友又要兜风、泡温泉、逛夜市了吧!你快去当车夫啊!谁扯住了你的狗腿不成?”

  薛母替儿子解围,忙道:“允文,你有事的话,先走没关系。”

  薛允文手一摊,薛父马上掏出一张信用卡,殷殷吩咐道:“别再刷爆了。”

  “别哩巴唆,允文知道了。”薛母白了老公一眼,从皮包里拿出几千元现钞,到儿子口袋“给你搭计程车。”

  天下就有这种溺爱过头的父母,才会教出薛允文这种败家子!语眉讥嘲道:“我说薛大哥啊!你的年纪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跟父母拿钱呢?人家绫甄不但不跟家里拿线,每年还给薛一笔安家费呢!”

  薛允文脸色红得像猪肝,怒道:“你管我!薛家的事,哪轮得到你这个外人嘴?”这女人好像是老妹的朋友,难怪讲不出人话来。

  薛冷冰冰地开口“那我嫁来薛家超过一甲子,可以说上两句吧!”

  薛父赶忙上前劝架,说道:“别这样,当心给人看笑话…”

  薛心头火起,指着儿子骂道:“原来你也怕被人看笑话?当初你抛弃亲生女儿,都不怕被人笑话,现在何必脸!”

  薛母爽快地招认“妈,当年出养绫甄是我的意思,您要怪就怪我,我和女儿没缘,不如把她给别人养,对她后的发展更好。”

  薛痛心疾首,骂媳妇道:“你是怕绫丫头煞到允文,才不要她的吧!夫俩也不是目不识丁,居然迷信算命仙到这种地步。”

  薛父连连顿足,说道:“妈,薛家就允文这一苗,女儿终究要嫁人啊!您何必为了个丫头而给他难堪呢?”

  不说还好,一说把薛的火气全勾出来“丫头又怎样?丫头不是人吗?当初没有你娘我,你来得了人世间吗?”

  薛干脆骂个痛快“绫丫头没有嫁人前,就是咱们薛家的子孙。身为她的父母,你们摸着良心想想,从小到大关心过她几回?”

  薛父羞惭地低下头去,嗫嚅地应声“反正我们现在也没叫她孝养反哺…”

  薛允文马上接口“就是说嘛!老妹从来没有拿钱回家过。”

  薛怒道:“拿回去给你花吗?你我八十好几了,还能出门赚吗?每个月的水电费、伙食费,不是你妹妹给我,难不成你要给我!”

  薛允文回嘴道:“给钱又怎么样?她也没积多少福气,不死不活地躺在这…”薛气得五脏生烟、七窍冒火,讲话都颤抖了“她是你妹妹,你居然咒她死!”

  众乡亲们看不过去,纷纷教训起薛允文来“少年家,呒通这呢没礼貌啦!”

  有些老人家骂得更加难听“夭寿仔,对亲小妹也不留情分!”

  说到开骂,语眉也不落人后,她一连串地叫道“你这坐着讨吃、躺着等死的混帐、王八、蠢材、驴蛋、人渣…”

  薛允文脸色一僵,扭头就冲出庙门,颜面无光的薛父,摸着鼻子先回家避避风头。

  惟有薛母躲进角落处,免得碍薛眼。她在女儿成长的过程中缺席,现在不想连最后一面也错过了。

  仙叔公劝薛道:“阿月姐,生气伤身啊!绫丫头没事的,神明差她出个小堡,七后就会放她回来。圣爻都被我掷裂了,问了几百遍,都是同一种结果。”

  语眉抬起泪光闪烁的双眼,充希望的问:“您确定绫甄七后会回魂吗?”

  仙叔公感激地点点头,总算有人听他说的话了“当初神明既然救了绫丫头,断无今要害死她的道理,何必多此一举呢?”

  仙叔公的话合情合理,语眉宽心不少,正待破涕为笑,却看到绫甄呼吸不顺,一口气几乎提不上来,语眉的眼睛又蓄了许多泪,只是未曾坠下。

  一片嘈杂中,关剑尘出奇地沉默。绫甄出事后,他除了打电话通知语眉赶来外,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

  他一直握着绫甄的手,拿着沾的棉花,替她滋润好干涸的双。无微不至的照顾,万分不舍的眼神,他一腔情意,不言可喻。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

  “绿波,馅料剩不多了,你一个人忙得过来吧?”雪泥将包好的面饽饽放在一只碧玉盘中,拿起布来擦拭沾面粉的素手。

  绿波猛一口气,问道:“你该不会要我独自打点午膳吧?”

  雪泥叹口气说道:“我先带红笺回房去,她在这里也帮不上忙。”

  绿波看着泥塑木雕般的红笺,只急得唉声连连,也不知该怎么劝慰才好。

  雪泥扶起红笺,代绿波道:“饽饽包好后就开始烧水,午膳时老爷虽然赶不回来,却还有客人上官姑娘要招呼。绿波大怒,诅咒发誓道:“什么客人!她摔墨痕一巴掌你忘了吗?我定要在这面汤里吐上两口唾沫,叫她吃下去才好呢!”

  在绿波喃喃咒骂声中,雪泥扶起失魂落魄的红笺,离开温暖的灶边,投身窗外银白色的琉璃世界中。

  天空中一片一片飘下许多雪花来,顷刻之间,白雪纷纷坠下,回旋穿,愈下愈紧。大小树枝上,仿佛用簇新的棉花裹着似的。树枝上的雀鸟,都缩着颈项避寒,不住的抖擞羽,怕雪堆在身上。

  雪泥扶着红笺回“回雁楼”蓦然,没神没魂的红笺顿住身影,眼睛直勾勾地瞪着假山前相偎相依的一对俪人。

  雪泥顺着红笺的目光望去,是墨痕和衣公子,两人眉开眼笑,喁喁细语,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雪泥冷冷一哂,青天白之下,你侬我侬、卿卿我我,摆明了不畏世间的毁誉讪谤,不惧舆论的蜚短长。

  她在红笺的耳边说道:“红笺,你别伤心,依我看衣公子只是一时惑,要不了多久就会回心转意的。”

  红笺哽咽难言“他们那么亲密…”

  雪泥残酷地批评道:“我就不相信衣公子那么蠢,不爱月宫中幽居的嫦娥,却爱烂泥里打滚的母猪。”

  红笺惊骇不已,颤声道:“雪泥!你怎么把墨痕形容得如此不堪?无论如何,她终究是咱们的姐妹淘。”

  雪泥冷哼一声道:“从前的墨痕,当然是我的好姐妹。现在的墨痕,我不认为她还记得昔日情分。”

  红笺垂首,绞着手默无一言。

  雪泥接着说:“你和衣公子之间的往事,墨痕岂有不知?她勾了方公子的魂还不够,居然连衣公子也不放过,太贪心了!”

  窦府红笺、绿波、雪泥、墨痕这四个丫环,身世都很悲凉。

  红笺世上唯一的亲人,就是个混吃等死的爹,整天喝得醉醺醺,最后倒卧在酒瓶堆里,死得其所,却苦了女儿。

  红笺没钱葬父,又不忍让爹光溜溜的来,也赤的走,只好卖身筹款。谁知地痞氓们要她的身子,却只肯在她爹的尸身踢两脚。若不是衣剑声刚好路过,她就被这群恶人卖进火坑了。

  衣剑声在千钧一发之际闯进来,一剑一个,把正要玷污红笺的恶人杀个干净,她一丝不挂的身子,在夜风中抖个不停,当然也被他尽览眼底。

  红笺黯然说道:“也许墨痕爱上衣公子了,感情的事,本是没准儿。”

  雪泥摇头“我想事情没那么简单,墨痕一定是玩的,搞不好还给衣公子下了蛊毒什么的,才能把他玩于股掌之间。”

  红笺瞪大眼睛,摇头道:“不会吧!墨痕打哪儿学来蛊惑人心的门歪道?”

  雪泥停了一声道:“你想想,以前的墨痕看到衣公子,连也不敢放一个,现在却变了个样,一点廉也没有,这不是有鬼,是什么?”

  红笺想了半天,又伤心起来“热恋情浓,岂在乎外界的眼光呢?”

  红笺就会逆来顺受,一点反击的能力也没有!雪泥直跺脚,这样太便宜墨痕了。

  “红笺,你回房好好休息。”雪泥说出她石破天惊的大计划。“我去‘东篱苑’看看墨痕葫芦里卖什么葯?”

  “你想死啊?”红笺阻止雪泥冒险。“被衣公子发现,你的小脑袋瓜子不保。”

  “我抄捷径赶去‘东篱苑’,然后潜伏在窗外偷听,衣公子不会发现的。”雪泥说得云淡风清,偷听对她而言,根本是家常便饭。

  “太危险了。”红笺仍然觉得不妥。

  雪泥微笑地安慰道:“放心吧!一切有我。”说完,她头也不回地去了。

  独立在雪地上,红笺热泪盈眶,往事一幕幕涌上她心头。数前,她和墨痕在月夜下促膝长谈,墨痕说方公子新教自己几句吉祥话,据说是写在月老祠前的对聊。

  上联是“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顾”下联墨痕却忘记了。她就用这两句话祝墨痕和方公子佳期近,墨痕则祝她和衣公子早结连理。

  到头来,物是人非事事休,她焉能不语泪先

  ******

  绕过“怀恩馆”、穿过“栖云阁”雪泥抄小径快步赶至“东篱苑”她才在寝室窗前躲好,衣剑声和绫甄的朗朗笑声就从前院传来。

  停在梅树前,绫甄仰头欣赏腊盈盈芳资,赞叹道:“寒梅点缀琼枝腻,此花真不与群花比。”

  衣剑声挫败地叹气,现在流行托梦传绝学吗?李易安的“渔家傲”墨痕又会背了。

  他狐疑地问道:“这些诗词曲赋是谁你背的?”

  绫甄沉浸在梅花之美中,诚实地回答“仙叔公啊!”他沉下脸来“仙叔公是谁?”

  她回过神来,笑道:“是我的启蒙夫子,丫环就不能识得几个字吗?”

  衣剑声锲而不舍的追问道:“你既识字,为何还着慕平兄教你?”

  绫甄辞理充沛地堵死他的嘴“三人行必有我师,方公子博学宏览、才高八斗,我得他虚心求教,有何不可?”

  衣剑声大喝飞醋,蛮横地说:“以后不准你向他‘虚心求教’,要问就来问我。”慕平兄会的,他也会,墨痕为什么就不来向他“虚心求教”?

  绫甄懒得理他,空气中浮动着梅花的馥郁香气,清心肺腑,她定一定神,想起了梦中的点点滴滴,册子先生的话清清楚楚地在她脑海中响起…

  “设法替窦娥昭雪洗冤,还窦氏清白。方慕平、衣剑声两个官爷会帮你…”绫甄的沉默,却让衣剑声误会她不肯移尊就教于他,她只要她的方公子!被嫉妒冲昏头的他,像只疯狗般吠吼叫“我不准你去找慕平兄,也不准你再叫‘墨痕’,那是慕平兄为你取的名字,我听了不受用。”

  吵死了!绫甄拉回思绪,捂住耳朵说道:“你再吠我就不理你。

  衣剑声虽然意犹未尽,还想再订下更多令,最后还是依言闭上尊口。

  好听话哦!衣公子乖得像只小狈。花窗下偷听的雪泥大感诧异,她从来没见过这么温驯的衣公子。

  绫甄微微分神,失声问道:“你说‘墨痕’是方公子帮我取的名字?”

  衣剑声心下大惊,墨痕旧把戏忘光了不打紧,他吃不到百合包蛋玉屏粥、喝不到首乌菊花饮也没关系,但她把窦府一切人、事、物都忘了吗?

  连他也忘了吗?衣剑声紧搂着她,生怕一松手她就融化了。他惴惴不安地回答“不只是你,红笺、绿波和雪泥的名字都是慕平兄取的。”

  名者,命也。绫甄记得仙叔公说过,命名最忌用恨秋悲的字眼,方公子醉心此道,恐非福寿之征。

  绫甄想起梦中册子先生所说的七限期,又想起陆游吊念亡唐琬的诗…玉骨久沉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炉。

  晦气、晦气!什么名字不好取,好端端地叫“墨痕”做什么?多不吉利啊!绫甄脑中灵光一闪,一个更晦气的想法逐渐成形,愈想愈惊,愈惊愈怕,她浑身抖个不住。

  衣剑声见状,心生怜惜,将她打横抱起,带她进房内取暖。

  在窗下的雪泥将身子低,她怀疑衣公子的眼睛被狗屎翳住了,除了墨痕外其他人一概看不见。小心为上,她可不想脑袋被削下来。

  将绫甄安置在炕上,衣剑声翻箱倒柜,搜出年前圣上赏赐他的白狐裘袍子,将它披在她身上。这件袍子是集白狐腋下的皮所制,罕见珍奇,非常保暖。

  “你怎么会这么怕冷?”他把拥紧皮裘的绫甄抱在膝上,搂着她问道。

  必剑尘也问过她一模一样的问题。绫甄笑了,这两人投胎转世时都不喝孟婆汤的吗?子雷同不说,连讲话的口吻都如出一辙!

  “笑什么?”看到他的笑颜,衣剑声才放下心来。

  “你什么都要管,真烦!”她暗骂,真像一只打不死的蟑螂呢!

  “你是我的人,当然归我管。”衣剑声略施薄惩,箝紧她的细

  “你又不是我老子,我又还没嫁人,你凭什么管我?”绫甄跟他杠上,反正衣剑声说什么,她也反地想跟他唱反调。

  衣剑声笑咧了嘴,说道:“何必转弯抹角?我一定会娶你为的。”墨痕使小子,不就是暗示他该给她个名分?

  她何时拐恋抹角了?绫甄一愣,搞半天才懂衣剑声误解她了,这男人跳跃式的思考模式,令她应接不暇。

  捶打身后那堵坚实的墙,她嗔道:“要娶去娶别人,我才不嫁给你呢!”

  窗外的雪泥大乐“对!不要嫁他,去嫁方公子吧!墨痕,我支持你。”

  衣剑声倏地收紧铁臂,怒道:“由不得你。”

  绫甄为之气结,低头想扳开他圈在她间的臂膀,却看到一块似曾相识的青玉系在她身上。

  “我怎么把它带来了?”她擎玉在手,这不是关剑尘给她的护身青玉吗?

  “你睡胡涂了吗?”衣剑声皱眉,解释道:“是我给你戴上的。”

  绫甄端详手中的青玉,半温半凉的触感、深浅不一的青色…这块玉与关剑尘的玉是同一块嘛!也就是说,衣剑声与关剑尘根本是同一人吗?

  走衰啊!她到哪都没办法摆他。

  “送给你,喜不喜欢?”衣剑声柔声问道。

  绫甄握着青玉,再度感受到全身有一阵熟悉的热通过,令她通体舒畅。书斋里头痛裂的滋味,让她明了没有这块玉的下场,怎是一个惨字了得?

  她又不知道在想什么!

  衣剑声好担心,墨痕哭也罢、笑也罢,跟他没上没下的胡扯也罢,他就怕她不出声,瞒住心里的想法不告诉他。

  不行,他要墨痕全心全意地放在他身上,没空去想别的人…衣剑声的手开始不规矩地在绫甄身上游走,他气的在她颈背轻轻呵气…

  “你…别来,人家在想事情…”绫甄察觉出他的不良意图,赶忙出声喝止,语气却很虚弱,不太坚定。

  衣剑声不理会她微弱的抗议,低头吻遍佳人颈背的凝脂玉肤,扯掉罩在她身上的白狐袍子,她不再需要皮裘抗寒了,他会用身子温暖她,充她的体内…

  “不要,住手…”绫甄的脑袋混沌不明,他的手在摸那里啊?前一凉,她的茧绸袄子被他剥下来扔在地上。

  绫甄羞红双颊,不知所措,无助地任由衣剑声摆布。言语麻辣的她其实很纯情“比被抱光还一百倍的事”指的不过是被关剑尘偷走的几个小吻罢了。她不曾赤身体面对一个饥渴的男人,那黯的目光、深沉的望…

  女人的衣服怎么这么多?剥了一件又有一件!衣剑声鲁地扯下绫甄的袄子,里面还有一件中衣,再里面还有一件单衣,他炽热的望已经暴怒起来,昂扬立,她身上却还有一件肚兜,气死人了!

  “你别这样…”绫甄又热又臊。

  衣剑声解开系在她劲后的带子,肚兜轻飘飘地落下,她雪白柔的酥弹跳出来,他眸光一闪,低头含住玉峰上粉红色的蓓蕾。

  “呃…”绫甄干舌燥,衣剑声恰到好处的啮咬,让她女的幽谷意渐浓,她的手捏紧他的肩头,指甲陷入中,死,这就是爱的感觉吗?

  “乖,别怕,让我爱你…”绫甄热情又生的反应,让衣剑声无法抑止狂野的念,他现在就要她!健臂固定住她的纤,他一路吻下去…

  窗外的雪泥本来愣愣的不知房内状况,只疑惑怎么这么久没声没息?听到衣剑声骨的表白后,她差点晕死。

  要不要撞破他们的好事?雪泥举棋不定,迟疑再三。

  衣公子也许不要脸,大白天强占闺女的身子,她却知他并非用情不专之徒,他要了墨痕后,红笺没指望了。为了红笺,她该冒险的,但是,她的小命…

  正当雪泥天人战时,衣角着火的绿波冲进“东篱苑”在衣剑声房门前砰砰砰连敲三下,不获回应后,她开门问道:“墨痕,你在里面吗?”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撞破好事的重责大任就交给替死鬼绿波吧!雪泥沿着长廊悄悄退出去,她惯行雪地,足音细不可闻,三个人六只耳朵,都没有听见。

  “大胆!谁准你进来的?”衣剑声手臂一伸,拾起离他最近的白狐裘,遮掩住绫甄白山茶花瓣般的身子。

  绿波张大嘴巴,震惊得呆了,好半晌才如梦初醒,惑的问道:“墨痕,你怎么和衣公子姘上了?那红笺怎么办?”那是什么话?衣剑声正要发火,绫甄的手指搁在他上,示意他不要骂人,他吻吻她的指尖,帮她穿好衣裳,下杀人的冲动,果真不责备绿波。

  整理好仪容的绫甄转身站起来,看到一名着湖绿色衣衫的丫环,幽姿俊俏,顾盼神飞,娇美之中却有股英之气,她微一思索,这丫环应该就是绿波了。

  绫甄掠发浅笑,问道:“绿波,你找我什么事?”

  绿波傻眼了,墨痕的样子好妩媚哦!她以前怎么从来没发现。

  她呐呐的回答“雪泥这蹄子不知道死哪儿去了,我一个人张罗午膳忙不过来,差点把锅子烧了,所以想找你帮忙。”

  衣剑声马上反对“墨痕有伤,不能干活,你找红笺去。”

  绿波嘴快,控制不了舌头“红笺病相思了,恹恹倒在上,茶饭不进呢!”

  走到绫甄身边,绿波擎起系着青玉的穗子,说道:“墨痕,你忘了这穗子就是红笺为衣公子结的,纵然她有双镂月裁云的巧手,攒心花的图案也磨了她一晚上,才告完成。红笺的身子被衣公子看光了,非他莫嫁啊!”衣剑声嗤的一声,澄清真相道:“那是为了救她一命,不得不然,其中并无任何男女情思,何况我也看了墨痕的身子。”

  绿波不以为然,说道:“你只看到墨痕上半个身子,却看到红笺整个身子哪!就面积上来讲,当然是红笺应该优先哪!”

  衣剑声大怒,这丫环胆子真大!饶了他一次就没第二次,衣剑声一巴掌国向绿波。惩罚墨痕以外的女人,他不会手软。

  绫甄拦在绿波身前,衣剑声这一掌用力不轻,重重击在她左肩头,雪肤上马上出现一圈难看的黑紫。

  怎么会这么容易淤青?正常的身体不应如此啊!绫甄内心深处,突然间感到极大的恐惧,但又不敢进一步去想这件可怕的事,只是说不出烦躁惶恐。

  衣剑声一个箭步窜到绫甄身旁,轻轻散那片怵目惊心的淤青,他自责不已“疼吗?都是我不好。”

  绿波撇撇嘴角,控诉道:“偏心,不公平!”这巴掌在她脸上,是她绿波咎由自取,打在墨痕肩上,反变成衣公子的不是了。

  绫甄知道衣剑声的耐已经探底,绿波的嘴巴藏不住话,跟语眉好像呢!“不碍事,我跟绿波去厨房,不然大家都没饭吃了。”

  衣剑声不肯放行,说道:“你的伤势未愈,不宜劳累。”

  绫甄笑着说:“哪有那么娇贵?何况有绿波帮我,不会过于劳累的。”她不理会衣剑声抗议的眼神,拉着绿波缓步走出“东篱苑”

  身后传来乒乒乓乓的砰裂声“东篱苑”的摆设遭劫了!全成了衣剑声的出气包,被他摔得稀巴粉碎。

  “绿波,我有话问你…”然而绿波不等绫甄问,已叽哩呱啦地在她耳边喋喋不休…”
上一章   霹雳女巡按   下一章 ( → )
逆流小说网提供由迷蝶著作的言情小说《霹雳女巡按》第七章及《霹雳女巡按》最新章节第七章在线阅读,《霹雳女巡按(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www.nn6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