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女巡按 第八章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耽美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科幻小说 架空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短篇文学 推理小说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逆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霹雳女巡按  作者:迷蝶 书号:27826 更新时间:2017/7/3 
第八章
  “栖云阁”的内堂,约莫有两间大房,紫坛木桌,湘妃竹椅,墙上挂着书画琴剑,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陈设甚是雅致。

  “表哥,这屋子太简陋了,外人不明白是你不爱铺张,还以为伯父伯母不疼独生子,连件好东西都不给你摆呢!”

  上官晴坐在方慕平身侧,评头论足,不甚满意未来夫君的品味。

  “比起禅房舍而言,这间屋子已经是舒适奢华了。”方慕平一笑,想起在少室山上学艺的日子。

  “渡劫那老…和尚也真是的,教你武功也罢了,干么把你的子改得跟出家人一样,淡泊不与人争?江湖人心险恶,你心地太好,迟早要吃亏的。”

  猛然记起他平生最敬爱授业恩师,上官晴反应不慢,话到嘴边,硬生生把“贼秃”改成“和尚”两字。

  “不是为兄夸口,放眼天下,能让我吃亏的人,屈指可数。”方慕平淡淡的说着,笑容中有丝自负。

  上官晴着地望着他的侧脸,她就是喜欢他这股潜龙在渊的气势,而不是像只落难平的老虎,被人当成狗子般呼来喝去。

  “声弟,天气怪冷的,你怎么还不去冲冷水?”方慕平急表妹的目光纠,顺口关心起衣剑声来。

  头上还滴着水的衣剑声“哼”了一声,并不回答。

  墨痕这妮子在他身上放了一把火,再很没良心的弃他于不顾,他不冲冷水的话,焚身念如何退烧?

  方慕平碰了软钉子,倒也不以为意,声弟惜字如金,他问一百句,声翟葡答上两句,就算给面子了。

  “表哥,怎么还不开饭?平时你们也吃这么晚的午膳吗?”她岂容得表哥打马虎眼,将她视若无物?

  “今天墨痕受伤了,所以午膳才晚了些。”方慕平为心上人开罪,解释着说道。“平常她忙完早点,就开始张罗午膳,一刻也不曾迟误。”

  “上官晴,你打了墨痕一巴掌,我看在慕平兄的份上,这次就不跟你计较。”衣剑声冷冷的说道。“等会你安分吃东西,再不识相,休怪我手下无情。”

  “表哥,你由着人欺负我不成?”上官晴自知不是衣剑声的对手,连忙搬出现成的救兵对抗危及生命的恐吓。

  “晴妹,之前是你不对,待会给墨痕陪个不是,大家化干戈为玉帛,如何?”他怕墨痕心存芥蒂,本想要晴妹道歉,声弟帮他开口,再好不过。

  “向她道歉?”上官晴泪眼,泣道:“就算墨痕进了方家,也不过是个小妾,哪有夫人向小妾赔不是的道理?”

  方慕平大惊,他可没打算要娶晴妹为,他何时成了他的“夫人”?这个不可饶恕的错误,不纠正不行。

  看到上官晴哭得梨花带泪,方慕平一张嘴开开阖阖,最后终究是叹了口气,不忍再刺她。

  “慕平兄,墨痕跟我说了,她不想去贵府。”墨痕的事,迟早要跟慕平兄摊牌,择不如撞,他不想逃避。

  方慕平脸色大变,隔了半晌,他怀疑地说:“我们已有白头之约,墨痕怎么可能不愿意跟我回方家?”

  白头之约算什么?我们还有肌肤之亲哪!

  想起刚才的旎青光,衣剑声脸上的神情柔和下来,甜蜜地说道:“墨痕亲口允诺要随我回终南山脚的‘观语堂’,与顾伯伯三人忘情山水,共度余生。”

  方慕平兀自不信,摇头不语。

  衣剑声站起来,走到方慕平身前,一揖到地“慕平兄,方家庄财雄势大,富可敌国,醇酒美人、香车宝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墨痕在你璀璨的生命中,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点缀。”

  方慕平在心中呐喊,不!墨痕不是无关紧要的点缀,她不是肋…然而他嘴里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衣剑声掏心挖肺,恳切的说道:“对我而言,她却是我唯一的。没有了她,我的生命也没有了意义。慕平兄若能割爱,小弟今生欠了你天大地大的人情,从今以后,但凭慕平兄一句话,水里来火里去,衣剑声若皱一下眉头,枉生为人。”

  方慕平默然良久,叹道:“声弟,这是何苦?”

  衣剑声问道:“慕平兄可是允准了?”

  方慕平苦笑不已,事到如今,夫复何言?朋友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声弟从不求人,如今他破天荒的恳求自己,自己能不答应吗?

  “声弟,愚兄给你道喜了。”方慕平竭力显得落落大方地说道“你愿意娶墨痕为,那是她的福气。”

  衣剑声深深一揖,感激地说道:“多谢慕平兄成全。”方慕平扯出一丝无奈的笑容,内心伤痛,眼角也有点润

  被晾在一旁的上官晴恻恻地说:“表哥,这种人尽可夫的婊子,你何必…”她话说一半,戛然中止。

  环玎,两只珍珠玛瑙耳环坠落桌上。上官晴面色如土,吓得魂飞魄散。耳饰被削,那她如花似玉的脸…也被划花了吗?

  “再让我逮到你说墨痕的坏话,我削的就不是耳环,而是耳朵。”长剑回鞘,衣剑声冷冷地撂下狠话。

  这招“声东击西”是“风狂雨骤十八式”的必杀绝技,上官晴的武功修为又远逊于衣剑声,故不只实招所指的“西边”耳环被他一剑削落,连虚招所对的“东边”耳环,也不能幸免于难。

  窗外传来绫甄的巧笑声“哎哟!绿波,咱们光顾着聊天,忘了有人等着吃饭!大爷们饿坏了,打起架来了。”

  门一开,绿波与绫甄两人端着杯盘碗箸走进“栖云阁”的内堂,油煎热食的香气盈室内,香味来自绫甄手上那盘卖相不佳的锅贴。

  绿波走到惊魂甫定的上官晴身侧,笑道:“上官姑娘,先喝碗热汤惊吧!衣公子喜欢吓唬人玩呢!就算咱们犯了点小错,他大人大量,哪会跟姑娘家计较呢?”

  看到上官晴呆呆的喝下“加料热汤”绿波强忍住笑意,走回绫甄身边,她终于替墨痕报一掌之仇了!

  衣剑声没听到绿波语带双关的一番话,当然也不知她明着上官晴喝汤,实则为自己刚才莽撞的行为讨饶。

  自从绫甄进来后,衣剑声眼里就没有其他人。她换了件宝蓝色的夹丝摘肩儿,披着他送的白狐裘,愈发显得翠眉含娇,丹启秀。

  层层的衣料包裹下,隐藏着绫甄丰腴白体。想到那冰肌玉骨在他的抚摩下变得紧实、感,染上一片醺人醉的光泽…衣剑声目光转为浓浊,脑袋全是孩童不宜的旎遐思。

  这人怎么好像要把她剥光的样子?在衣剑声赤的注视下,绫甄不晕生双颊,忸怩不安地托着盘子,站在一旁。

  绿波安了三双杯箸,取出几个瓷碗,两把酒壶,放在桌上。

  方慕平心头一片酸楚,莫可名状。看来他也不必再问了,墨痕与声弟之间的丝丝火花,足以燎原,她想必忘了昔日的誓言,移情别恋了。

  绿波替大伙斟酒,方慕平一饮而尽,才想夹两口小菜配着吃,却发现桌上除了一盘半焦的破皮饺子外,空无一物。他错愕难明,问道:“墨痕,这是什么东西?”

  绫甄笑道:“锅贴。”

  兵贴?那是什么?可以吃吗?方慕平与衣剑声对望一眼,筷子停留在半空中,迟迟不敢夹一块来吃,以免和肠胃过不去。

  绿波解释道:“都是我不好,不小心把面饽饽煮糊了,凉掉的饽饽皮黏成一团,再煮铁定无法下咽。午膳时间又迫在眉睫,来不及准备其他的共肴,幸亏墨痕声灵机一动,起油锅把冷掉的饽饽煎成双面微焦,比水煮的面饽饽好吃百倍呢!”

  方慕平被说得心动,夹一个锅贴尝尝,果真皮酥脆馅多汁,口感十分特殊,味道也好。

  他啧啧连声,赞道:“墨痕,你的手艺真不是盖的。”既然有慕平兄当烈士在先,衣剑声放胆大啖桌上美食,看来他福不浅,口福也不浅,墨痕学会了新把戏后,旧的并没有忘掉。

  绫甄险些爆笑出声,真是不虞之誉啊!她这辈子不乏受人赞美的机会,仙叔公说她是天生的怪物,背起书来一目十行,考起试来如有神助,就是从来没有人说过她“手艺真不是盖的”

  她和语眉自比为君子,当然要远庖厨了。她是吃速食包和生菜沙拉长大的,不沾鸭鱼,更别谈料理一桌好菜了。

  好在福婶曾经教她锅贴的作法,虽然她十成中学不上三成,但是一来雪泥已将内馅调味配味,二来绿波已经煮好饽饽,她所要做的只是倒点油在锅子里,把煮的饽饽煎一煎,一盘香的锅贴就出炉了。

  “其实,这不是我发明的吃法。”绫甄笑着解释。

  “真的吗?我只吃过汤饽饽,从来没听说过面饽饽还有干煎的。”方慕平打破砂锅问到底,他好怀念笑着跟他谈论食谱的墨痕。

  因为你早生慈禧太后几百年啊!绫甄笑道:“从前,有一位富有的官太太,她最喜欢吃饽饽,随时肚子饿了,膳房就要奉上盘热腾腾的饽饽来祭她的五脏庙,否则就把掌膳房的奴才一古脑儿全砍头。”

  绿波嚷道:“怎么可能?杀人是死罪啊!”冒犯龙颜才是死罪呢!绫甄不理绿波,继续说道:“可是,这位官太太嘴刁得很,饽饽一旦凉了就不肯吃,所以膳房就一天到晚不停的煮饽饽,并且把凉的饽饽撤走,全部丢掉。”

  方慕平叹道:“太浪费了。”

  绫甄一笑,颇有同感“有一天,官太太到后花园散步,忽然闻到一阵阵食物香味,她好奇心起,步出园外一探究竟,原来是一群乞丐在煮食一锅东西,她夹起一个尝尝,只见面皮煎得金黄,状似饽饽,但是皮却不完整。乞丐们说:这是到她家膳房外拾得丢弃的饽饽,因为凉掉了皮黏在一起,分开时扯破了不容易用水煮,便用油煎食之。

  绿波用手呵绫甄,嚷道:“好啊!墨痕,你煮叫花子吃的东西喂我们。”

  绫甄在她额上扣了一下,训道:“乞丐不是人吗?人不分男女、宗教、种族、阶级、派,都是有尊严的。”

  绿波呆呆地瞧着绫甄,二十世纪立宪主义的核心精神,显然不是十三世纪的小丫环片刻之间能够消化的。

  衣剑声把绫甄拉到旁边,笑着确认“墨痕,你不想去方家,对不对?”

  绫甄歉然地望着方慕平,点点头“没错,我不能跟方公子回去。”

  在厨房,她一面煎着锅贴,一面套绿波话。其实她根本用不着套话,绿波快人快语,有问必答,所以绿波已经把墨痕三言两语可以说完的一生,倒背如,如数家珍,当然也知道方公子要带墨痕回家一事。

  方慕平强笑道:“那愚兄何时上‘观语堂’给两位贺喜啊?”

  绫甄愕然,反问道:“什么‘观语堂’,在哪儿?”

  衣剑声握住她的手不放,说道:“‘观语堂’是顾伯伯自建的屋舍,在终南山脚。那儿风光明媚,山温水暖,你就不会再受寒了。”

  终南山?绿波说这里是涿洲,古代交通不发达,一南一北,关山阻隔,岂是数之间能够往返?何况她还要找窦娥呢!

  绫甄摇头说道:“我也不要去终南山。”

  出尔反尔!衣剑声大怒,孔夫子说得没错,惟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难道墨痕情没转移,是声弟一相情愿?方慕平怦怦心跳,他死心得太早了,墨痕这么幽闲贞静,怎么可以背弃誓言呢?他不该对她失去信心呵!

  看到衣剑声然大怒的神情,方慕平下令道:“绿波,你先下去。晴妹,你也回‘白云坞’歇息吧!”

  绿波孩子,怎么肯放过现在的好戏不看?她不依地嚷着“方公子,我和墨痕是一体的,她走我才要走。”

  那是什么话,这丫环夹不清。不只是衣剑声这么认为,方慕平也对绿波有同样的观感。

  方慕平用难得一见的严峻口吻道:“都下去。”

  绿波小嘴微噘,施施然离开。上官晴还没从差点破相的阴影中回复,呆头呆脑的也跟着往外走。

  方慕平看到衣剑声的手还搁在墨痕间,心中醋意顿生。他走上前对衣剑声说:“声弟,墨痕的事,等大人回来再商量。男女授亲不亲,你放尊重一点。”说到最后,他语气已甚不客气。

  衣剑声不但不听,反而把绫甄往他身后带。礼法算哪葱?就算对不起全世界的人,他也绝不拱手将墨痕还给慕平兄。

  方慕平脾气再好,这时候也火了。他伸指向衣剑声前的“膻中”、“气海”两点去,志在衣剑声放开绫甄,不在放手一搏。

  般若指!

  衣剑声放开绫甄,以手代剑,回了一招“雁渡平沙”内力到了高深处,飞花摘叶都可伤人,何况他一双长期在朱砂中淬练的铁掌。

  慕平兄和他的功力在伯仲之间,墨痕却是手无缚之力的弱女子,稍有不慎,遭殃的一定是她,所以衣剑声不敢亮出宝剑。

  绫甄想阻止两人大动干戈,可是她要真有那个能耐“明帝国”就轮不到杨紫琼当女打仔了。

  蚍蜉撼树、螳臂挡车的蠢事,她可不干,所幸,她有一媲美张仪的舌头,只要舌在,一切就有转圜的可能。

  绫甄笑笑,闲闲的说:“要我去‘观语堂’,也不是不可以…”

  衣剑声使了一半的劈掌,瞬间停格在半空,他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方慕平见好就收,结束了两人剑拔弩张的对峙。

  直等到周遭罡气散尽,一手拉着方慕平,一手拉着衣剑声,款款说道:“你们疯了不成?为了个丫环拼个你死我活,值得吗?”

  看到他们脸上一致出“值得啊!为什么不值得?”的神情,绫甄真想一人一巴掌,打醒这两个陷溺在情海中不可自拔的痴心汉。

  叹了口气,她继续说道:“不论未来是到方家庄或‘观语堂’,我有一个末了的心愿必须先完成。”

  方慕平与衣剑声异口同声地问道:“什么心愿?”

  绫甄说道:“我想找一个人。”

  方慕平才要问谁,一个疾逾星火的人影冲进“栖云阁”是总管刘贵。

  刘贵气吁吁,连声催促道:“两个公子,快到议事厅吧!”

  方慕平心下一凛,贵叔很少这么慌张“什么事?”

  刘贵说道:“出了一椿离奇命案,府衙太守找不出原凶,束手无策,前来请求大人协助,但大人不在,两位公子快去议事厅吧!”

  命案?绫甄的眼睛亮起来,真是职业病啊!她把要找窦娥的事忘得一干二净,心只想跟去大厅瞧瞧。

  方慕平跟衣剑声连袂而出,绫甄理所当然地跟着走,刘贵眉头一皱,说道:“墨痕,你跟着两位公子干么?”

  “我也要去大厅?”绫甄兴奋地回答。

  “丫环去那种场合做什么?你病昏头了。”刘贵喝斥她,命她留下。

  “不去就不去,我将来连方家庄和‘观语堂’都不去哪!哪在乎现在不能去议事厅?”绫甄乖巧的坐下来,夹起一块冷掉的锅贴,细细咀嚼。

  方慕平顿住身形,衣剑声无奈地拎起她,三个人一起离开“栖云阁”留下刘贵愣在原地。

  两位公子为什么对墨痕百依百顺?出了什么事?

  当三人来到议事厅时,厅上早已成一团。方慕平和衣剑声坐上主位,方慕平站在衣剑声身后,饶富兴味地看着跪一地的男男女女。

  两名高头大马的家丁抬入一具覆盖白布的尸首,一名披麻戴孝的老妇扑到尸首旁,一声声地哀号道:“老爷,你死得好惨啊!”衣剑声喝道:“不许吵!”登时义室厅内雅雀无声,一片肃静,没人敢再多嘴。

  绫甄总算大开眼界,她记得仙叔公说过,古代官府从堂,衙役就要大呼小叫,名叫“喊堂威”据说是要把那犯人吓昏了,就可以让他们胡乱认供。衣剑声一喝,有喊堂威的效果,不过好像反而唬到原告。

  “谁是原告?谁是被告?所告何事?”方慕平询问涿州太守。

  太守必恭必敬的回答道:“告官者乃胡寡妇,被告乃‘群芳谱’的窑姐儿漠寒。胡员外,也就是地上这一位,昨天去‘群芳谱’召漠寒陪…陪酒,彻夜不归。今早,胡寡妇上‘群芳谱’找人,发现胡员外死在漠寒的上。她在漠寒房内搜出房地契一张,本是胡家的产业。她还拿桌上的点心‘凝香琉璃由赛卢医化验,结果内含砒霜。”

  “漠寒,你可认罪?”升堂问案时,方慕平不怒自威,与平时温和的形象大不相同。

  “大人明察,胡老爷可怜小女子贫苦,所以才把地契给我,老爷对我恩重如山,我怎么可能杀他?”漠寒跪在地上,声音虽弱,语气却不心虚。

  “一派胡言!那张地契可以买一百个歌,怎么可能送给你?”胡寡妇大声驳斥。

  “闭嘴!”衣剑声又一声大喝。

  胡寡妇不敢再说,眼光中却出似毒蛇般择人而噬的歹毒阴冷。

  “两位大人,这就是含有霜毒的‘凝香琉璃’。”太守递上一块已经被剥成两半的长方形糕点。

  “你就是赛卢医?”衣剑声问跪在地上的一名鼠须男子。

  “小生姓赛,赛卢医是朋友替小生取的名号,不登大雅之堂,有辱大人清听。其实,小生哪有‘卢医’扁鹊的回妙手呢?这‘赛卢医’之浑号,实不敢当…”

  “话说重点!”衣剑声看他就烦,哪有心情听他扯?

  “是…小的本是楚州山县人士,三年前搬到涿州来,以卖老鼠葯为生,顺便也替街坊领居看个小病。”眼见衣剑声脸色不善,赛卢医声音抖成一团。“今早,胡夫人拿大人手上的这块糕点来小生铺子,我验出其含有砒霜…”绫甄看到糕点粉红色的斑点,心中疑云丛生,再看赛卢医一眼,只觉这人目光闪烁,肚子里不知装有多少坏主意,脑袋里不知装有多少鬼点子呢!微一沉,她走到胡员外的尸首旁边,揭开白布来察看。

  “墨痕,快回来。”衣剑声生怕尸首骇着她,连忙叫她回来。

  绫甄不理他,一双美目望向漠寒。漠寒被她了然于的目光一看,俏脸登时涨得通红。

  安上白布,绫甄走到方慕平身前,垂首敛衽说道:“两位公子,切莫冤枉好人,胡员外的死不干漠寒姑娘的事。”“你是什么东西?公堂之上,哪有丫环说话的余地!”胡寡妇大声怒骂。

  “你又是什么南北?公堂之上,更加没有你说话的余地。”衣剑声冷冷地威吓。

  “墨痕,你为何这么肯定?”方慕平不逞口舌之快,沉静地问道。

  绫甄解释道:“这‘凝香琉璃’的馅料,不外莲蓉、胡桃和蜂,全是含有油的物质。如果是制作时便下霜毒,砒霜应该和莲蓉等馅料粘黏在一处。如今这些粉红色的斑点并没有和内馅融和,显然砒霜是后来才加上去的。”

  绫甄转身向漠寒说道:“姑娘,现在不是含羞带怯的时候,胡员外确切的死因,你不如实说了吧!”

  漠寒面红过耳,良久才声若蚊蚋地回答道:“昨夜,胡老爷来找我…办事,谁知做到一半,他…脖子一软,从此没了呼吸。”

  绫甄等漠寒说完,这才走过去揭开白布,众人看到尸首并无中毒后的青紫现象,反而显得十分爽快的样子,不哗然。

  原来是“马上风”胡员外六十开外的年纪,还四处寻芳问柳,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

  方慕平沉下脸,责问道:“胡氏,你为什么要诬告漠寒?律法有反坐一条,诬告伪证是要坐牢的,你不知道吗?”胡寡妇脸若死灰,颓然倒地。隔了半响,她一阵风似地冲到丈夫尸首旁,恨恨地说道:“你这禽兽不如的老鬼,丧尽天良的死汉子!一栋价值不菲的屋子,你给一个婊子,死得又这么不光彩,我以后怎么抬头做人?”

  衣剑声懒得听她鬼吼,他寒着脸问道:“赛卢医,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栽脏嫁祸,这砒霜是你加上去的吧!”

  赛卢医咚咚地不断磕头,说道:“大人,一切都是胡夫人的主意,小的鬼心窍才干这种缺德事,我再不敢了,求大人绕过我这一回。”

  “大胆刁民!犯下这滔天大罪,还敢指望律法网开一面!”窗外传来一阵威严的斥喝声。

  方慕平、衣剑声马上站起身来,恭敬地说:“大人,您回来了。”

  窦天章微笑地走入议事厅,他在厅外站了好一会儿,待案情问得差不多,这才进来亲自裁决一干人的罪责。

  窦天章赞许道:“摘发伏,无枉无纵,慕平、剑声,你们表现得很好。”接着,他调侃自己道:“老夫有眼无珠,居然把女巡按当小丫环使唤呢!墨痕,你就念在窦天章视茫茫、发苍苍、齿牙动摇的份上,别跟老夫计较吧!”

  “窦天章?你可有个女儿名叫窦端云,窦娥?”绫甄失声惊呼。绿波真是的,只会说老爷是官爷,做好大的官啊!小妮子却连老爷姓啥名啥都不知,原来这府上的老爷就是窦娥的父亲…窦天章!

  窦天章脸色大变,问道:“你怎么会知道我女儿的名字?窦娥又是谁?”

  绫甄心神激动,她很想告诉窦天章梦中的一切,可是他可不可以不要再一直摇她?她的头好昏、好痛…

  “大人,您不要再摇墨痕,她晕倒了?”衣剑声顾不得上下之分,冲上来接住绫甄软垂的身子。

  怎么又晕过去了?飘浮在半空中的文判官急得跳脚。剩没几天了,绫丫头连楚州都还没到,怎么赶得及呢?办不成这事,别说窦娥死得冤枉,楚州百姓还得旱上一整年,就绫丫头与生俱来的业障没法子解消啊!急死“神”了!
上一章   霹雳女巡按   下一章 ( → )
逆流小说网提供由迷蝶著作的言情小说《霹雳女巡按》第八章及《霹雳女巡按》最新章节第八章在线阅读,《霹雳女巡按(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www.nn6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