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女巡按 第九章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耽美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科幻小说 架空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短篇文学 推理小说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逆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霹雳女巡按  作者:迷蝶 书号:27826 更新时间:2017/7/3 
第九章
  隆冬时节,天气苦寒,路上黄尘漫漫,田野残雪斑驳,无叶的树在风中瑟瑟发抖,没有轮廓的灰云在天际浮啊沉沉。

  平时热闹的大街小巷,如今只剩下稀稀疏疏的三两只小猫,在那儿低着头、哈着热气,匆匆来去。

  不远处,却见两匹骏马呼啸而过,街上的人们纷纷投以诧异的眼光,天寒地冻之际,谁会有这么大的兴致结伴出游?

  驭马之人乃代主出征的方慕平与衣剑声以及衣剑声怀中的绫甄,他们会在这种冷死人的时候没命似地策马狂跑,都是为了绫甄的大发现。

  从绫甄的口中得知,窦娥很可能就是当年典卖给蔡婆婆的端云后,喜出望外的窦天章迫不及待地便叫人备马,打算亲自南下寻女。

  绫甄心知不妥,提醒窦天章先行翻阅楚州太守送来的文卷,说不定其中会有关于窦娥的消息。若照梦境的指示,这窦娥只怕凶多吉少。

  结果发现,三年前楚州处决一名的女犯名唤窦娥,罪名是葯杀公公,案卷中还记载,女犯在世上仅有一名亲人,乃其孀居的婆婆…蔡氏。

  不是端云是谁?

  窦天章一下子由云端跌落谷底,他受不了女儿已死这个打击,恹恹成病,连坐都坐不直,更别说南下祭女儿的坟。有事弟子服其劳,方慕平与衣剑声带着圣上新赐的金牌与势剑,南下楚州山县重新审理窦娥一案。

  病榻上,窦天章把绫甄叫到前,含泪要她解释是打哪儿得知窦端云改名为窦娥、两人实为一人的消息,连他这个两淮廉访使明查暗访了十几年都不得而知,她这个小丫环从何处听来的线报?

  绫甄缄默不语,总不能说是城隍老爷在梦里偷讲的吧!她只好一副听不懂人话的样子,不管众人连劝带哄兼骂,就是咬住下不开口。

  不幸的是,不讲话不代表可以少受点罪,绫甄理所当然地被派公差,随着方慕平与衣剑声前去楚州调查窦娥一案。这就是为何绫甄得在零下很多度的天气里,在马背上缩在衣剑声怀中的原因,借宿在墨痕身躯内的她,总算把一切都搞清楚了。

  今早她趁着窦大人一头栽倒,大伙手忙脚、延医调治之际,偷偷溜出窦府,胖嬷嬷告诉她瞎子批命的事,绫甄心想这人既然算得出墨痕的命,应该有两把刷子,她有一个疑点想不明白,此人应可代为解答。

  来到瞎子的算命摊前,绫甄静静地坐了有一刻钟之久,算命仙都没有任何反应。冰雪聪明的她,马上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瞎子目不能视物,他只能感受到人的生气。她在摊前杵了半天,这人都不闻不问,唯一的解释就是墨痕的生气已微弱到瞎子无法察觉的地步。

  “先生…”绫甄等不及,开口唤他。

  “有鬼啊…”吴不知大骇,没有感受到任何人气,怎么会听到有“人”叫他?

  “先生,我不是鬼,我叫墨痕。”绫甄开门见山,劈头就报上姓名。衣剑声随时会到“回雁楼”查勤,绿波不能帮她隐瞒多久。

  “墨痕?救命啊!”那不是几天前来的那个丫环吗?吴不知想起她早该归西了,怎么可能还在这里说话?

  颤抖地搭上绫甄的手,吴不知心下稍安,这手虽然冰冷,倒还有点微,不是鬼就好,他最怕大白天撞了。

  “怎么可能?我不可能算错的…难道师父耍我?眼瞎了,天眼照样开不了?”惊魂甫定的吴不知,开始怨恨师父鬼谷子食言而肥。

  绫甄不理他的自言自语,问道:“请问先生,一人若大限已至,命当归西,却为不明的原因停留在间,请问最多能撑过几?”

  吴不知心下虽怕,还是鼓足勇气高答道:“不可能有这种事,寿乃天命所定,无人能延展之。”

  绫甄再问道:“若是掌管生死冥籍的城隍爷呢?”

  又来了!吴不知多年前吃过神明的闷亏,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小心翼翼地回答道:“即使是城隍爷,最多也只能延七之命。”

  绫甄恍然大悟,这就是为什么册子先生限制她在七内破案,也就是为什么墨痕的身体会愈来愈冰冷、愈来愈僵硬的原因吧!”

  那天在“东篱苑”她已经心下有数,当时就觉得“墨痕”这个名字取得不祥“城南小陌又逢,只见梅花不见人。玉骨久沉泉下主,墨痕犹锁壁间炉。”取名自陆游悼念亡唐琬的诗,能吉祥到哪儿去?

  城隍爷想必被窦娥山高海深的冤情打动,若不还好人公道,如何能证明天道不枉、神明不诬?所以才差她前来此地提醒窦天章,要他为女儿平反。

  多年协助侦查犯罪的经验,给了绫甄充分的直觉,城隍爷应是看在这点的份上,才会让她雀屏中选,肩负如此重大的任务吧!当然,也可以是她一条小命为神明所救,差她出个小堡比较理直气壮。

  他们既然有办法让她来,一定也会设法让她回去。现在唯一的难题是,该怎么让衣剑声接受他俩只剩不到四的时间可以聚首?

  头一侧,绫甄收回思绪捕捉到方慕平心痛的眼光,惨了,她都忘了还有这个债主要打发。

  她在二十世纪从不欠人恩情,没想到到了古代成了超级借贷王。

  那心痛的眼光,证明方慕平仍是爱着墨痕。也许,墨痕爱的也是他,无论如何,她必须给他一个代。

  对了!绫甄灵机一动,也许她可以把离奇的遭遇告诉方慕平,顺便解释墨痕许多移情别恋的原因,等她走了,也好有人安慰衣剑声,替她收拾残局。

  虽然相处未久,绫甄却知道方慕平和一般的酸腐儒生大异其趣,他并不缺乏想像力,如果有任何人会相信她的遭遇,此人非他莫属。

  心意已定的绫甄,对着方慕平绽开一抹绝的笑容,害他看得痴了,几乎从马背下摔下来。

  妒火横生的衣剑声把绫甄微笑的脸扭回来,墨痕竟敢跟慕平兄藉断丝连,在他怀里闷不吭声,一逮到机会就对慕平兄抛媚眼。

  “干么啦!这么鲁。”绫甄抚摩着被他扭痛的颈子。

  “你对慕平兄笑什么笑?有开心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衣剑声生气地质问。

  绫甄横了他一眼,并不接腔。

  方慕平策马驰近两人,看到绫甄一脸苍白,她说道:“再走三里就到荆州境内了,今晚我们到紫杨县令官邸去叨扰一晚吧!”

  台使出巡,各地方官吏负有接待之责。为了避免台使挑吏政毛病,地方官无不竭尽巴结之能事。方慕平、衣剑声两从不喜这种官场文化,若是单独行动,他们绝少惊动沿海的县官,更不曾到县太爷底邸饼一晚。

  可是他们现在带着绫甄,从来没骑过马的她,一路跋涉也真够累的,所以方慕平决定破例一次。

  “还有三里路?”

  绫甄快哭了,她只觉得墨痕身上每一骨头都快被拆了开来,虽然身体不是她的,痛可是一分一毫都是她在受啊!

  这样折腾下去,她大概半途就口吐白沫、倒卧路旁,得把该说的话马上告诉方慕平才保险。

  心意已决的她回头对衣剑声说:“放我下来,我要跟方公子共乘一骑。”

  衣剑声双腿一夹,拉开下坐骑与方慕平之间的距离,搁在绫甄间的铁臂,勒得她差点断气。

  “你不要这样,我有话要跟方公子说。”绫甄生气地推开他,一张嘴就有大把的风雪灌入口中,要不是时无多,她也不想受这种罪。

  “你休想。”衣剑声冷冷地回答。

  墨痕欺人太甚,她是要嫁给他的人,还能让慕平兄搂在怀内吗?她竟然想和慕平兄旧情绵绵,他可没有慕平兄的气量。

  绫甄知道和这个讲道理没有用,所以她狠心地说:“放我下来,不然我从今以后都不理睬你。”

  说着说着,她叭啦叭啦直掉眼泪,她也没多少时间可以和他吵架了,譬如朝,去苦多,世上怎么会有只能存活七的感情?

  衣剑声不为所动,他固然舍不得墨痕难受,更舍不得自己难受,让她跟慕平兄同骑,他铁定被嫉妒噬咬得不成人形。

  绫甄抹抹眼泪,下最后通牒“如果你不依我,我死了也不嫁给你。”

  他勒马止步,怒道:“这是什么意思?”

  她毫不通融,坚持最初的要示“我要和方公子说话。”

  衣剑声不耐烦地说:“有话到了县令府邸再说也不迟。”

  “我撑不到…反正我现在要和方公子说话,你不让我下马我就一辈子不理你,不仅不嫁给你,还永远都不要见你。”不下猛葯,这人不肯就范,只剩不到四天了,一分一秒她都浪费不起。

  方慕平连忙向前打圆场,说道:“声弟,你的坐骑也累了,换匹马双载也好,我们有要事在身,拖延不得。”

  衣剑声勉为其难地让绫甄溜出膛,她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方慕平马前,后者把她一把抱起来。

  再度上路,雪花飘飘,三人周遭的气流几乎凝结成冰。“墨痕,你很冷吗?等办完这件事,就由楚州顺道回我家一趟,我娘有一屋子的大红猩猩毯子,我要几件来给你披上,你就不冷了。”方慕平关心地说。

  “方公子,谢谢你,可是我等不到那时候了。”绫甄叹了口气,声音中不胜凄楚惆怅情。

  方慕平大惊,墨痕的语气…怎么好像在代遗言一样?

  “方公子,请不要把等会儿我告诉你的话,透过给你我之外的第三者知道,就念在墨痕爱你一场的份上,请答应我。”绫甄要求方慕平保证不长舌。

  爱他?难道墨痕并没有忘了当初两人订立的盟誓,只是声弟一相情愿!方慕平被绫甄的一席话胡涂了。

  看到方慕平谨慎地点允诺,绫甄附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我不是墨痕,我姓薛,墨痕寿十八年整,三前业已弃世。我借栖她的躯壳,就是为了替窦大人的女儿窦端云昭雪沉冤。”

  方慕平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她接着说来:“所以‘墨痕’忘了窦府的人、事、物,和丫环应有的礼仪,她却知道溪山行旅图右边树荫下书有范宽两款。她会背没人教过的诗词曲赋,会分别马上风与服砒霜而亡两者之间的不同。因为我不是墨痕,在我生长的时代,这些是基本常识。我会背元朝以前中国历代帝皇表,肃廉访司与行御史台的渊源,我也略知一二。”

  绫甄看方慕平还是半信半疑,她搜索枯肠,把仙叔公教她的中国通史倒出来讲“还是你要我告诉你六条问事的意义,才肯信我的话?”

  六条问事!方慕平望着怀里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容颜,她不是墨痕,更不是丫环,普天之下不会有丫环知道“六条问事”也不会有丫环知道溪山行旅图的落款竟然是要树荫中,当然也不会有丫环背得出历代帝皇的名号。

  望着绫甄,方慕平心中一片酸楚。原来他误会墨痕了,她并没有移情别恋,始终爱他如一。

  这么好的女孩,为什么只能活短短十八年?老作天爷做得太绝了,方慕平虎目含泪,心中悲恸不能自持。

  “我只能待在这个时空七,如今已是第三天,时所剩无几。方公子,窦娥一案请你察个明白,她是被冤枉的。我走之后,剑声就拜托你了。”

  说到这里,绫甄不掩面啜泣,泪光点点而下。方慕平喉头哽咽,半句安慰的的话也说不出口,两人按辔徐行,均是肠断心伤。

  寒冬的夜,总来得特别早。当三人到达荆州太守官邸时,夜幕已然低垂,四周景物不复清晰可辩。

  绫甄被低温冻得嘴发紫、四肢百骸全失去了知觉,神明巧手安排,让她得以暂借墨痕的躯壳,但这毕竟是没有办法下的办法,副作用为数不少。

  远远的,方慕平便向官邸前的门房大声报上名号,烦请太守出来一见,门房见来人器宇轩昂,坐骑神骏非常,知是贵客,不敢怠慢,马上飞奔入内通报。

  方慕平勒住马,正准备扶绫甄下来,不料面前人影一闪,衣剑声窜至马前轻舒铁臂,拉下她,将她抱在怀中。

  绫甄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此刻不再度溃堤,一滴滴滑落脸颊,被寒风吹冻,挂在她神情骨秀的脸上。

  泪眼的绫甄,心疼地看着眼前的男子,瞧她对他做了什么?那个冷酷、骄傲的衣剑声?她害他变成一个为情所苦、为爱伤神的寻常男子,一旦她走了,这人该怎么排遣孤单一人的寂寞?他是否还能重拾往日波澜不起的心境?

  看着绫甄的泪颜,衣剑声万般不舍,沿途累积的怒气就这么轻易地被佳人的泪水烧熄,再也无法发作,现在他只想要拭去她成串滴落泪珠,她眼中的凄楚和绝望,让他好生心疼。

  “下官荆州太守桃杌,两位大人劳步远来,蜗居之地,不足以接宾客,请两位大人恕罪。”

  接到通报后,匆匆跑来的荆州令桃杌,气吁吁地向方、衣两人请安。

  “桃大人不必多礼,我们顺道经过贵县,故前来叨扰一晚,烦请大守为我们准备房间、食物及热水。”方慕平温和地说。

  “下官马上去办,三位请进来休息。”疑神疑鬼的桃杌恭请三人入内,心中默祷两位大人真的只是路过,而不是专程前来整治他的。

  绫甄狐疑地盯着桃杌看。照理说,她不可能见过荆州太守,可是他脸上慵懒的神情,怎么好像很眼

  来到桃杌为他们准备的房门前,衣剑声一脚踢开其中一间房,抱着绫甄头也不回地走进去。方慕平不愿打搅他们,走进距离较远的另一间客房。

  绫甄好生感激地看着方慕平,难得他竟相信她的话,不该问的事更是绝口不提,真是个谦谦君子。

  “人都走了,还看!”衣剑声低嗓子,愤然咒骂。

  拧了条热巾,他轻轻地为绫甄擦脸,想把她平红润健康的肤,重新擦回她现在惨白得几近透明的脸上。

  绫甄看着衣剑声轻柔的举动,心中盈幸福与甜蜜,闺房之乐有甚于画眉者,想必就是男人为女人擦脸了。

  “笑什么笑?我还以为你会对慕平兄笑,我只有挨你骂的份。”衣剑声忍了好久,终于打翻醋坛子。

  绫甄娇笑不已,这人像小孩子一样,不哄哄他不行。她调皮地说道:“我对方公子笑,可是我可没对他搂搂抱抱,你要不满意的话,那我以后都好声好气跟你讲话,改去抱方公子好不好?”

  “你是不是打算气死我才甘心?”他把巾一扔,怒气冲天。

  “我说如果嘛!又没说真的要这么做,开开玩笑不行吗?”她靠在他结实的膛前,心想这人还真没幽默感。

  “这种事也可以开玩笑吗?你是我的人,怎么可以跟别的男人有肌肤之亲?你知不知道这一路上我看得有多难受?”衣剑声豁出去了,不说出内心的感受,他一定会发疯的!从头到尾就他在吃醋,为什么这么不争气,爱惨了这丫头?

  “小气鬼!像我就不反对你跟别人有肌肤之亲,对了!你觉得红笺怎么样?”她抬头问他。

  “什么怎么样?”衣剑声的眼睛眯成一条线,她又想干么?

  “红笺她很爱你呢!你真是块蠢木头,居然不懂得回报人家的心意。红笺端庄莹静,明媚娴雅,你上辈子烧了好香才…”

  绫甄没能把话说完,整个人就被衣剑声摔到上,痛得她哇哇叫。

  “谁才是木头?我爱的人是谁,你别跟我说你不知道!”他一步步近跌坐在上的她,他一定要杀了这个没心肝的女人!

  绫甄状甚委屈地低头不语,没两秒钟衣剑声就自动坐上来,重新把她安置在怀中,原谅她了。

  绫甄吐吐舌尖,志得意的笑了。她依在他怀里,温顺的说:“好嘛!不谈红笺就不谈,那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肯不肯?”

  衣剑声不上当,谨慎的问道:“你先说什么事。”

  “绿波啊!”她说道。“她举目无亲,窦大人病倒了,以后也很难照顾她。你收绿波作干妹妹,好不好?”

  “妹妹能随便收吗?”衣剑声不同意,瞧绫甄噘起嘴不理人,他解释道:“绿波在府里当丫环,不曾受委屈,后我为她留意一门好亲事就是了。”

  绫甄闭上眼睛,干脆不甩他。

  他急了,说道:“墨痕,你别这样,绿波和你是情同骨,你当她是姐妹,那她也是我的亲人,又有什么差别?”

  她一叹“我可能会离开你啊!绿波需要…”

  他用力抱紧她,怒道:“不准吓我!”

  绫甄知道他害怕,放柔声音说道:“千里搭长棚,终无不散的筵席。生离死别,本是人生八大苦之一,不过早走晚走的差别罢了。”

  衣剑声大吼道:“我不准你先离开人世,听到没,不准!”

  她蜷成一小团,缩在他怀中,幽幽说道:“别那么自私,活下来的人比离开的人辛苦,你喜欢看我试凄吗?”

  衣剑声把头埋进她的发间,闷闷地说:“你知道我不喜欢、不舍得的。”

  绫甄笑着说:“那你就答应我,收绿波为妹。她是个天真灿漫的女孩,哪懂得人世间的险恶?如果她像精明过人的雪泥,我就不必担心了。”

  虽然没和雪泥说上两句话,绫甄却敏锐地察觉出雪泥的敌意。雪泥太聪明了,她敢断言雪泥的智商就算没两百,至也有一百八。雪泥是窦府唯一对真假墨痕存疑之人,光凭这点,雪泥的脑力就不容小觑。

  衣剑声不回答,绿波上次坏了他的好事,他还没跟她算帐,怎么肯收她为义妹?

  绫甄翻过身,躺了下来,拉过衾被盖住两人,她着他的颈子,轻轻啮咬他的耳垂,不住口地央求“好不好嘛!”

  衣剑声又麻又,哪还顾得到好不好,全身血直冲天灵盖的他,只想一口把她下去,他找寻她的樱桃小口,绫甄却闪闪躲躲,不让他得逞。

  “答不答应?”绫甄在衾被下的手十分忙碌,她一只小手经过之处,衣剑声如遭火炙,又热又硬。

  “你这小妖,不许碰。”衣剑声喝斥她,这种事女人怎么可以主动?墨痕这么会拨男人的望,她是能生巧吗?跟谁…

  绫甄恭敬不如从命,果真停止一切不规矩的行为,盖好被子,她准备蒙头呼呼大睡。

  衣剑声恨不得把舌头咬掉,他伸手去搂她,却被她拍开。他举白旗了“都依你可以了吧?我收绿波为义妹就是。”

  绫甄回身献上一吻,笑道:“君子一言,驷四难追,不可以反悔哦!”他一面扯掉两人身上多余的衣物,一面不平衡地诉苦“你说的话就可以不算,我就不行。”

  她嘻嘻一笑,说溜嘴“我帮你找好妹妹,再帮你找个好子…”

  衣剑声面色一僵,倏地停止所有动作,他森森的问道:“什么好子?”

  他不,她就不会吗?绫甄自顾自地褪尽罗衫,就不信他抗拒得了玉体横陈的惑,男人嘛!多的是一辈子毁在下半身的例子。

  月光洒在她青春的体上,眼前这幕景象比衣剑声最的想像都更加活生香,他的理智叫他要追究她不寻常的话,他的身体却早已血脉贲张。

  绫甄靠上前去,轻轻摩擦着衣剑声壮的肌,他愉悦的呻,她开始设陷阱“你会娶我吧?”

  他要和心爱的女人双宿双飞。衣剑声低头含住她的双,不让她说个没完。

  绫甄敷衍地回应他,麻辣地追问道:“你想用过就丢吗?”

  他怒道:“我是那种负心汉吗?”他只是想专心品尝墨痕,所以才会不哼声的。她要嫁他,哪还能有变?

  绫甄满意了,她决定在她的脑子还能作主时,把事情敲定。“我这人独占很严重的,如果我不能嫁你,你也只可以娶红笺,知道吗?”

  “别胡说…”衣剑声第之事,她生涩没有经验,所幸友直、友谅、友多闻,语眉曾经面授机宜,教了她不少主导战局的步数。上次在“东篱苑”她是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才被衣剑声得逞,此一时也、彼一时也,现在…嘿嘿!

  衣剑声凶归凶,如果语气不要那么颤抖的话,绫甄还会以为这招没用。他那种口气,分明就是很快活,盖弥彰嘛!

  绫甄,力量得宜。拜托!雪茄都有人敢了,这个算什么?她哼哼卿卿道:“不能娶我,就娶红笺,答不答应?”

  他残存着一丝理智,混乱地回答“我不要娶红笺…”

  还不投降!绫甄双腿敞开,环着他的际,却迟迟不肯让他入港,她在他耳边轻轻的问:“答不答应?”

  “依你依你,不过你要嫁我,我…”衣剑声受不了她回诸他身上甜蜜的折磨,他暴怒的望再不获得足,随时都可能应声而断,反正墨痕没说不嫁她,那就好了嘛!计较那么多干么?

  绫甄不再抗拒,她也无力再抗拒,任凭衣剑声伟岸的体魄覆住她雪白的娇躯…窗外风雪大作,室内一片暖。不论未来如何,在此时、在此地,两人真心相守,刹那之间,已是永恒。
上一章   霹雳女巡按   下一章 ( → )
逆流小说网提供由迷蝶著作的言情小说《霹雳女巡按》第九章及《霹雳女巡按》最新章节第九章在线阅读,《霹雳女巡按(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www.nn6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