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女巡按 第十章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耽美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科幻小说 架空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短篇文学 推理小说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逆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霹雳女巡按  作者:迷蝶 书号:27826 更新时间:2017/7/3 
第十章
  “你哭了。”

  衣剑声一觉醒来,映入眼帘的便是绫甄一脸的泪。他拭去她的泪痕,心疼地问道:“为什么哭了?”

  昨晚,他作了个粉红色的美梦,梦中他抱着女儿,手臂被爱挽着,一家三口在河堤上悠游漫步。

  那是条很美的溪,微风吹绉水面上圈圈的涟漪,波光潋。河岸两旁尽是绿油油的稻田,三三两两的白色水鸟穿梭于其间。

  衣剑声从来没有见过此般温暖的南国景,在终南山下,山气夕佳,飞鸟相与还,就是没有这种白色的水鸟,他不疑惑,这里是哪儿?

  他才刚想着,耳边就传来子的声音“好多白鹭鸶,这儿不愧是白鹭鸶的故乡,它们终究回到熟悉的故土来了。”

  白鹭鸶,没听过。衣剑声对飞禽走兽的兴趣,仅限于把他们烹了来祭五脏庙,他连麻雀跟九官鸟都分不出来,当然更认不出台湾特有的水鸟白鹭鸶了。

  子的声音中,明显有几许感叹。衣剑声不由自主地侧头望着爱绝伦的脸蛋,想探究个原因。

  落的余晖映着梦中人雕细琢的五官,炫目得令人不敢视。他惊叹,世间竟有如此绝,这女子比墨痕还美…

  不对啊!她应该是墨痕,墨痕才是他的,不是吗?

  他梦昏头了,子的眼神是他所熟悉的,可是她长得却和墨痕不一样。她笑起来一双眼又秀又媚,不笑的时候却又冷若冰霜,这不是墨痕清清如水的笑颜,她们不是同一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低头望向水面,这一看直把衣剑声看得愣在原地,如遭五雷轰顶。

  水中倒映出一个男人抱着小女婴的身影,样子跟他很像,可是绝不是他本尊,明明是自己、却又长得不像自己,那会是谁?

  子回头唤他“剑尘,你怎么了?咱们回去吧!在煮饭了,我们要回去帮忙。”

  不远处升起一缕炊烟,传来一阵阵饭菜香。衣剑声听到他的胃袋发出咕咕叫声,昨夜他和墨痕只顾着享受鱼水之,什么都没吃…

  慢着!剑尘?墨痕那天在书斋上叫的不就是这个名字吗?剑尘到底是谁?他又是谁?墨痕人呢?

  再度被梦惊醒的衣剑声,一身冷汗,心中茫然,脑中胡涂。看来这辈子他和做梦相克,不仅昔日刀光血影的梦会吓人,连全家福的美梦都会变成光怪陆离,他决定白昼还是忙一些好,省得晚上梦一场,更是疲惫。

  “你了好多汗。”绫甄帮他拭去额头上的汗渍。

  “为什么哭?”衣剑声既然醒了,就没那么好打发。

  “没什么,也许是太快乐了。”她将头埋在他前,不敢让他看出她眼底的悲哀,那是无法相守的悲哀。

  “我做了个怪梦,梦中你变成另一个人,还叫我…”衣剑声还没说完,看到红窗,外头一阵脚步杂沓,丫环仆役都起来服侍了。

  “梦境慢慢再说不迟,我们先梳洗吧!被别人看见,多不好意思。”绫甄掖着被,光着脚丫子捡起散落一地的衣物。

  衣剑声不敢再看她光洁柔白的身子,他怎么也要不够她,再多看一眼他就不想下

  两人着装完毕,起身前往大厅。

  荆州太守桃杌在大厅设宴款待贵客,衣剑声和绫甄一前一后走进来,桌子除了方慕平以外,全都站起来向他问安。

  “剑声、墨痕,快来坐。”方慕平笑着招呼两人。

  衣剑声不肯让绫甄站在身后,尽丫环伺候主子的本分,便拉着她坐下来。

  桃杌看在眼里,向身后的偎翠使个眼色,玲珑剔透的她悄悄退下,去打点金银珠宝,准备贿赂衣剑声的绫甄。

  方慕平问桃杌道:“太守,我们三人要赶往楚州山县办些事,不知太守是否知道些捷径可供我们行走?”

  桃杌一听,天助他也,逮到机会邀功了。他回答道:“两个大人,这实在是太巧了,下官一年前才由楚州调来荆州,之前在楚州当了好几年的太守呢!别说路,楚州大小事情下官可是一清二楚。”

  方慕平和衣剑声对望一眼,心中同时浮起一句话…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衣剑声的手,已经搭上剑柄。

  一年前才调来荆州,三年前窦娥就是桃杌审判的喽?绫甄冷眼端详桃杌,此官人品低下,无能又兼狗腿,枉杀窦娥大有可能。

  方慕平不动声,笑道:“那可真是太好了,有一名女子名叫窦娥,自小与生父离散,她的父亲多年来四处托人打探女儿的消息,听说楚州山县三年前处决一名女犯,名字也叫窦娥,不知是否是同一人?”

  “窦娥?山县确实有这个人,她犯下葯杀公公这等十恶不赦之罪,下官处斩立决,三年前便已伏诛。不知大人们要打听的那位窦娥,是否和孀居的婆婆相依为命?那婆子叫什么来着…”

  桃杌绞尽脑汁,加油加油,将来想要升官发财,这个时候绝不能在大人面前漏气,到底那婆子叫什么呢?

  “对了!叫蔡婆婆,下官记得公堂上那蔡婆婆也曾到案说明。”他欣慰地拍拍自己的脑袋,还好,还管用。

  “既然蔡婆婆系孀居寡妇,窦娥何来公公之有?”衣剑声发问。

  “被葯死的张老头,娶了蔡婆婆做续弦。张老头有一个儿子名叫张驴儿,好像也没有媳妇,所以想娶守寡的窦娥为。”桃杌想起来了。

  “太守何以认定窦娥就是葯死公公的凶手?何不将其中道理说来听听?”方慕平的语气仍然平稳,他不想打草惊蛇。

  “案发之间,除了张老头外,只有窦娥、蔡婆婆和张驴儿在场。汤是窦娥做的,她的嫌疑最大。蔡婆婆卧病在,不可能下毒。窦娥辩称是张驴儿趁她去拿盐的时候,在汤中下毒的。可是天下哪有儿子杀老子的道理?下官自不采信。”

  桃杌接着道:“窦娥又说张驴儿本是打算葯死蔡婆婆,不料差,她婆婆没有喝那碗汤,反而是张老头喝了汤,一命呜呼。下官认为这是窦娥为求免刑罚,所想出来的杜撰情节罢了!天下哪有这么巧合的事?”

  桃杌洋洋得意,将他的见解说与两位大人知晓,两位大人一定会夸他慧眼独具,断案清明。

  方慕平震怒了“窦娥陈述的内情虽然曲折,却也不无可能。若说天下没有儿子葯死老子的道理,窦娥又为什么要葯死张老头?她犯案动机不明,太守怎能凭一己先入为主的心证,就判人死刑?”重重一拍。这狗官不但草菅人命,竟然还沾沾自喜,以为自己是包公再世,事,夜断事,大公无私哩!

  桃杌当场吓破胆,噗咚一声跪下来,他颤抖地说:“大人教训的很对,下官知错了,大人的教训,下官谨记在心。”

  桃杌开窍了,两位大人根本就是要来调查窦娥一案,他千不该、万不该大嘴巴,不说还没人知道窦娥案是他判的,真是祸从口出!

  “窦娥是自认罪名,还是被你屈打成招,你老老实实说出来,若有半字虚言,小心你顶上人头!”衣剑声没有方慕平的耐,拔出剑来大声喝问。

  桃杌吓得心胆俱裂,颤抖着回答道:“窦娥不肯招,下官的确动了点小小的刑罚,那时她的嫌疑最大,所以我才…”

  “强行取暴!桃杌,你向天借胆!”衣剑声剑尖抵住桃杌的脖子,只要慕平兄头一点,他马上了结这狗官的命。

  “桃大人,你大刑伺候,窦娥仍是不招,所以你以蔡婆婆的生命作胁,这才顺利取得她的口供,我说的没错吧?”绫甄陈述着梦中所见的暴行。

  方慕平然大怒,喝问道:“是真的吗?”

  “好像…好像是真的。下官原本只想吓唬窦娥,好叫她供出实情,就算下官方法用错了,张老头可能真是死于窦娥之手,大人明察啊!”桃杌这会儿换为他伸冤了。

  “桃杌,你可知道窦娥是谁?她就是两淮廉访使窦天章大人唯一的女儿!”衣剑声此语一出,桃杌仿佛遭焦雷劈中,无声无息,再也说不出话来。

  “两位公子,要查明事实真相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找出羊肚汤中毒葯的来源。”绫甄平静地开口。

  衣剑声沉声问道:“桃杌,你可有查过作案用的砒霜来自何处。”

  桃杌愈抖愈凶,答案已昭然若揭,他没查过。

  “案发之后,山县内可有大夫不知所踪?”方慕平严峻地问。

  提供毒葯是不得了的大事,犯行即使一时之间得以瞒天过海,难保有朝一事情不会东窗事发,案主当然会想要远离是非之地。

  “这…下官没有详查。”桃杌摇头一问三不知。

  “楚州人民真是造孽,有你这种父母官!像你这种人,守一府、则一府伤,抚一省、则一省残,宰天下、则天下死!”衣剑声大怒骂道。

  “小的本是楚州山县人士,三年前搬到涿州来,以卖老鼠葯为生,顺便也替街坊邻居看个小病。胡寡妇说只要小的在这‘凝香琉璃’中加上砒霜粉少许,就酬谢纹银一百两,我一时贪财…”

  绫甄的脑海中,蓦然响起数前赛卢医的说辞,山河易改,本难移,他该不会数年前就曾犯下提供毒葯之罪?

  “桃大人,”绫甄开口问道:“楚州山县境内,可曾住有一位姓赛的大夫,浑号叫赛卢医?”

  一语惊醒梦中人,方慕平与衣剑声即刻想起马上风案的江湖郎中。方慕平喝问道:“快说!山县到底有没有这个人?”

  “是有这个人,赛卢医卖葯出了几次纰漏,苦主告到衙门来,因为罪证不足,下官并未将他定罪。至于他后来去了哪里,下官实不知情。”桃杌不敢隐瞒,照实回答。

  “赛卢医可和蔡婆婆或窦娥有过恩怨?”方慕平继续追问。

  衣剑声狠狠瞪桃杌一眼,只怕那赛卢医不是罪证不足,而是了好处给桃杌吧!桃杌这家伙真该杀,不仅是污吏,还是个贪官!

  绫甄叹口气想,真是“衙门八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法律千万条,不如黄金一条。”

  “蔡婆婆以放高利贷为生,她曾经贷给赛卢医二十银两,是否因此结下嫌隙,外人就不得而知了。”桃杌回答。方慕平从怀中取出御赐的势剑及金牌,往桌上一放。桃杌见状,吓得魂不附体,哀声求他法外施恩。

  方慕平不理他,沉声下令道:“声弟,摘下桃杌的乌纱帽,除去他的官职,押着他和我们一起上山县,然后,飞鸽传书回府通知大人,最后,发函给涿州太守,借提人犯赛卢医,押至山县并案审理。”

  衣剑声连接掴了桃杌好几巴掌,揪了他前去办理。

  绫甄钦佩极了,赞美道:“有条不紊,方公子真不愧是两淮廉访使的手下大将。”

  方慕平惆怅地说道:“没想到大人唯一的女儿窦娥,竟然落得这种下场,我真不知该怎么跟他说才是。”

  绫甄也是感伤“命运多舛,造化人,唉!”

  ******

  “事成之后,功德圆,你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绫甄坐在石椅上,出神地望着天上缺了一角的上弦月,想着文判官的话。

  “有心事?”衣剑声如鬼魅似的身影从梅树丛后烫出来。

  “装鬼吓人吗?”她轻嗔薄怒,不太高兴思绪被人打断。

  衣剑声别的椅子不坐,就要绫甄的那一张,她只好让出半个石椅,谁知他一股坐下后,将她抱在大腿上,心甘情愿当坐垫。

  她问道:“窦大人那边你联络得怎么样了?”

  衣剑声回答说:“大人知道桃杌当年干的好事后,已和涿州太守一起押着赛卢医赶赴楚州,数后就会到目的地。”

  “那我们明早也该启程前往山县了。”送佛送上天,绫甄想亲眼看窦天章重审此案,为窦娥平反莫须有的重罪酷冤。

  “今晚好好休息,明天才有精神。”搂着她,衣剑声好生忧虑。她的身躯为何这么冰冷?即使穿的衣物十分保暖,又披着他的白狐裘,她体温还是一直往下掉,整个人好像一点一滴在凝固。

  “你叫辆轿子给我坐,好不好?想到骑马,我全身骨头都散了。”她央求道。

  衣剑声不甚乐意,却又舍不得她试凄,过了好半晌才说:“好吧!”

  绫甄依偎在他怀中,咏叹道:“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桃杌虽然人格卑劣,品味却不低,这梅花种得比‘东篱苑’的梅花有精神得多。”

  相当不屑地哼了一声,他说道:“谁有闲工夫整理花草树木?又不是整天吃饭没正经事好做。”

  绫甄反问道:“你顾伯伯不是栽了一堆菊花吗?你连他都骂上了。”

  衣剑声一时词穷,干脆不讲道理“菊花是君子花,象征顾伯伯高洁的人格,跟梅花不可同而语。”

  她若有所思地说道:“顾伯伯对你恩同再造,你千万要为他珍重生命。”

  他没有听出她的弦外之音,他搂紧怀中的人儿,笑着说:“这件事办完后,我带你回去见顾伯伯。”

  绫甄随口搪道:“我偏爱梅花,‘观语堂’种的都是菊花,我不喜欢。”

  衣剑声大大不以为然“梅花俗气。”

  她驳斥道:“古人梅鹤子,何等风雅!梅花怎么会俗气?”

  不改初衷,他说道:“梅鹤子本来就无聊,我不要娶梅花,梅花也不要,我只要墨痕。”

  绫甄察觉出贴身垫的变化,忙说道:“明天还要赶路,你不要又想…”

  衣剑声封住她的,不理会她微弱的抗议,抱她走进房内属于情人的一方天地…

  ******

  在轿中的绫甄,痴痴望着马背上的衣剑声。今天早上,她吐了一盆子的黑血,神不知鬼不觉地倒进沟里,她瞒住他不让他知晓。

  当他们到达楚州山县时,窦天章一行人尚未赶到,等到窦天章和涿州太守押着赛卢医抵达山县时,已是绫甄掉到古代后的第七

  风尘仆仆的窦天章看到桃杌,目火,双眼布血丝。若非众人拉住,他早就扑上去将桃杌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赛卢医在路上已招出实情,坦诚他因为还不出欠蔡婆婆的二十两银子,预藏绳索准备勒死债主,却被张驴儿撞见,攻败垂成。

  事后,张驴儿以勒死蔡婆婆一事做要胁,向赛卢医索讨砒霜,加在羊肚汤里的霜毒,就是他提供的。

  赛卢医生怕被张驴儿牵连,决定运离家乡逃到涿州去,哪知他恶不改,在涿州不思洗心革面,竟又为了贪胡寡妇的一百两银子,重做冯妇。窦天章裁示将他发放烟障地区,永远充军。

  被新任楚州太守缉捕到案的张驴儿,供出当年原本要害的人是蔡婆婆,谁知打击错误,胡里胡涂地葯死了自己的老子,杀害直系血亲尊亲属,罪加一等。

  又,张驴儿在公堂上作伪证,误导桃杌定窦娥死罪,身上背负了两条人命,窦天章裁示将他凌迟处死,行刑不得少于一百二十刀。

  至于那胡乱判案的桃杌,窦天章将他仗责一百,永不叙用。蔡婆婆接至涿州窦府,安享天年,最后把窦娥葯杀公公的罪名改正明白。

  在楚州太守的陪同下,窦天章一干人等来到窦娥埋骨处的葬冈。楚州太守奉上鲜果祭品,带领众人上香祷祝。

  说时迟、那时快,阴沉沉的天空中雷电加,豆大的雨点不断洒落下来。窦娥惨蒙不白之冤,死前发下楚州大旱三年的毒誓,随着她沉冤得雪,烟消云散,楚州历时三年的枯旱,终于画下句点。

  白发人送黑发人,人生之悲,莫过于此,窦天章忍不住的泪水滚滚而下,泣道:“女儿生时我没有抚养她,至死也救不了她的命。明镜高悬,又有何用?”从怀中取出圣上新赐的宝镜一面,他用力一掷,无巧不巧地落到绫甄面前。

  文判官在镜子中招手,绫甄正待迈步,一腔情愫却使她裹足不前。剑声呢?她想再看他一眼。

  “还不回来!”大喝一声,文判官从镜子中伸出手来拉了她的魂魄一把。

  身不由己的绫甄含泪离开这个不属于她的身子,她甚至没有机会和衣剑声说再见。

  绫甄的魂魄甫出窍,墨痕的身躯马上倒下去,嘴角淌下黑血,结束了少愁多的一生。众人齐声惊呼,声音中带着惶惧。方慕平虽然已有心理准备,目睹惨祸奇变,还是叫得比谁都响亮。

  “墨痕!”衣剑声冲到墨痕尸身旁边,完全不能接受这个突发的事实。

  在短短不到一个时辰之内,倾心相爱之人撒手而逝,付出一切的深情爱恋,转眼成空。别说他本来就是至情至之人,就算是冷心冷面之徒,必也受不了这种打击。

  就算他悲泪洒尽,喉头哭裂,也唤不回她的笑颜。衣剑声抱起她,狂奔而去。对于窦天章的喝止声,听若罔闻。方慕平怕他矢志殉情,赶忙追了上去。

  绫甄蒙住双眼、捂住耳朵,她不敢看,也不敢听。

  文判官看小俩口那么悲痛,心下也是不忍。若不是绫甄掉到古代,需要藉由温凉青玉系住魂魄,他绝对不会安排两人在时空错置的情况下见面。

  月老的姻缘薄上,判词写得明明白白“情缘深种,一旦相见,势必倾心。”唉!会这么安排,也是情非得己。

  一名白衣女子从雾中冉冉走近,向绫甄盈盈拜倒。

  “你辛苦了七,受她一拜也是应该的。”文判官微笑解释。

  绫甄问道:“你是窦娥?”

  白衣女子微笑颔首,她特别前来拜谢绫甄为洗刷她的冤屈所作的努力。

  想到窦娥和生父悠悠生死别经年,又蒙飞来横祸,身首异处,比起她超级惨的遭遇,自己已是身在福中,哪还能抱怨?

  文判官对窦娥说道:“这下你可以安心去投胎了吧?”

  窦娥点点头,含笑离开。

  文判官带着绫甄腾云驾雾般地飞离葬冈,顷刻间众人的身影消逝得无影无踪。

  端来一杯葯汁,文判官对绫甄说道:“喝下去吧!忘了这七的遭遇,你还有好几十年的日子要过呢!”

  绫甄接过葯汁,端到边一饮而尽。没错,她是懦弱,没办法活着思念剑声几十年,那还不如一刀捅死她爽快些。孟婆汤入口,绫甄的意识逐渐模糊。再见了,我走了,剑声,你保重啊…谁…她刚刚叫的是谁…绫甄发现她的思绪断裂不连贯,上一秒所想的事情,下一秒全都忘了。

  七来的遭遇,一点一滴从绫甄的脑海中洗去,仿佛是随风飘逝的幻想,不着一丝边际,轻轻地、袅袅地高旋、翻飞,由混沌而灰暗,由灰暗而漆黑,直到所有的人、事、物都不复记忆为止…

  “绫甄,你醒来了,老天爷保佑,你总算平安无事。”绫甄一张开眼睛,就看到语眉涕泪纵横的脸庞。“语眉,你怎么在这里?”

  她看看四周,怎么这么多人?语眉、、仙叔公,怎么连妈妈也来了?绫甄太惊讶了,她有多久没见过妈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绫丫头,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薛推开众人,问着孙女。

  “,您怎么了?我不是才刚和剑尘来拜拜吗?哪有什么不舒服?你们的脸色怎么都这么怪?”绫甄愈看愈觉得不对。

  众人面面相觑,看来绫甄不晓得她昏了七天七夜,记忆还停留在七前她回来庙里拜拜的那一天。

  必剑尘示意众人先暂且不回答,扶绫甄坐起来,说道:“我们回家吧。”

  她看着他,皱眉问:“剑尘,你什么时候跑去剪头发了?”

  语眉趴在福叔肩头,哇哇大哭道:“绫甄,大哥哪有去剪头发?他一直是这个发型。”绫甄昏了七天后,脑子坏掉了!

  对啊!剑尘没变,变的是她的记忆,她把另一个影像跟剑尘重叠,那个人跟他很像,只是蓄着长发、穿着褂子,曾经对他很凶,还把她的手伤。

  绫甄看了她的右手一眼,没事啊!她昏头了吗?

  痛苦的捏着头,绫甄试图把脑中破碎的记忆拼凑起来。那人很重要,她不能对不起他,一定要想起他是谁才行!

  薛示意关剑尘抱起绫甄,决定先回家再说。绫甄的状况不太好,大伙没心情拜拜,只剩下仙叔公不忘给神明上香,感谢神明让绫甄平安归来。
上一章   霹雳女巡按   下一章 ( → )
逆流小说网提供由迷蝶著作的言情小说《霹雳女巡按》第十章及《霹雳女巡按》最新章节第十章在线阅读,《霹雳女巡按(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www.nn6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