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第三百八十二章 出事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耽美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科幻小说 架空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短篇文学 推理小说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逆流小说网 > 重生小说 > 嫁嫡  作者:木嬴 书号:48450 更新时间:2019/5/10 
第三百八十二章 出事
  安容预料到庄王府的怒气,也能预料到庄王府的报复,但是三天过去了,侯府平静如水,倒有些出乎安容的意料。。 更新好快。

  好像庄王府把这事给忘记了一般。

  平静的安容有些心慌,总觉得平静之下是更大的风‘’、‘’谋。

  日子一天天的过,距离出嫁之越来越近了。

  安容的生活也越来越规律了起来。

  上午看看‘玉’锦阁的账册,下午绣两个时辰的嫁衣,晚上再绣一个时辰,看会儿书,一天就没了。

  安容喜欢这样宁静的生活,虽然略显得枯燥了些。

  但是,生活总不会一直风平‘’静,有时候一阵清风吹来,还能带起阵阵涟漪。

  这一天,清风徐徐,朗气清。

  夏儿、冬儿拎了热水上楼,安容帮着雪团洗澡。

  雪团惬意的趴小浴桶上,小眼微眯,享受着安容的滑腻柔荑。

  不知道某人瞧见了会不会羡慕,但是芍‘药’几个丫鬟是羡慕妒忌的双眼直冒‘’光。

  这世道,人不如狗啊。

  帮雪团洗完澡,用绸缎帮她擦干净,然后拿起那件小衣裳帮雪团穿起来。

  看着穿了衣裳的雪团,喻妈妈都啧啧轻叹“人靠衣裳马靠鞍,雪团穿了衣裳,可比前更漂亮了。”

  安容‘’了‘’雪团的脑袋,但笑不语。

  芍‘药’就夸自己了“还是奴婢公平,一视同仁。”

  芍‘药’觉得小七、小九有项链,雪团什么都没有,太可能了,她好几次瞧见雪团去咬小九的银链子。

  只是雪团的脖子不好戴项链。而且丫鬟婆子喜欢逗它玩,有时候‘’的一身泥巴回来,带链子保不住就被人顺手牵羊了。

  芍‘药’随口咕噜了一句,要是能把雪团包起来就好了,‘’脏了好难看。

  然后,雪团就有了衣裳。

  安容心情极好,抱着雪团下楼去晒太阳。

  一路走走逛逛就到了松鹤院。

  饶过屏风。安容便瞧见了老太太。还有坐在下首的三太太。

  三太太脸‘’有些苍白,安容见她的时候,她正捂着嘴作呕。

  老太太瞧了便皱眉了。“这才多会儿,就呕了三四回了,大夫怎么还不到,要不你回西苑歇着吧?”

  三太太摇头。“怕是吃坏了什么东西,就是作呕。不头晕。”

  安容扭了扭眉头,问道“三婶儿,今儿府里有事吗?”

  若是没事。她都作呕成这样了,还不回去歇着,不应该啊。

  沈安溪在一旁笑道。“一会儿桃媒婆会来,她今儿要去周太傅府上送问名礼。”

  虽然老太太在就行了。但是现在侯府内院的事还是三太太在管,她回去歇着,却劳烦老太太不合适。

  安容听得高兴。

  问名礼,男方请了媒人去‘女’方问名字和生辰八字。

  这是好事,只是看着三太太难受的样子,安容又于心不忍。

  正要开口说,这里她和沈安溪可以招呼,桃媒婆也算是熟悉的人了,不会有事。

  外面,小丫鬟急急忙领了大夫进来。

  看着大夫的模样,安容微微错愕,竟是李大夫。

  小丫鬟见大家都’出不解的神情,忙道“小厮去请了柳大夫,只是柳记‘药’铺关了‘门’,听说柳大夫被抓进赵王府三天了,小厮怕耽误事,就去请了李大夫。”

  李大夫有些不好意思“医术不及柳大夫,惭愧。”

  他这么说,惭愧的倒是侯府了。

  老太太笑道“早些年,你爹倒是常来侯府替我把平安脉,你师承你爹,想必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说着,老太太指了三太太道“我这儿媳‘妇’一早上,就作呕不止,也不知道吃坏了什么,劳烦李大夫帮着瞧瞧。”

  李大夫不敢担啊,他早说过,安容对他有恩,哪敢当“劳烦”二字?

  李大夫朝三太太点了点头,然后从‘药’箱子拿出把脉用枕,三太太把手搭上去,丫鬟搭了块绣帕,李大夫便用心的把脉起来。

  屋子里,主子丫鬟大气都不敢

  寂静的落针可闻。

  屋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来迟了,来迟了,对不住啊,”是桃媒婆豪迈的笑声。

  她一进屋,屋子里就布了香味儿。

  好么,三太太鼻子一受刺‘’,就忍不住作呕了。

  连安容也忍不住胃里犯酸,想吐了,死死的捂着鼻子,不敢呼吸。

  桃媒婆脸尴尬的“我又忘记了…。”

  丫鬟对她轻声道“我家太太身子有些不适,正看大夫呢。”

  桃媒婆多瞧了三太太两眼,顿时笑了“这还用把脉么,这明显是有了身孕嘛,得,我这一身胭脂水粉孕‘妇’还真闻不得,我去洗把脸再来。”

  桃媒婆说着,就直接转了身。

  全然不顾,她那一番话引起了多大的轰动。

  有了身孕啊!

  老太太也是过来人,多瞧了三太太几眼,越看越像是怀孕之人才有的症状,顿时喜上眉梢。

  只是不敢大意了,毕竟三太太年纪不小了,自从生了沈安溪之后,就一直杳无音讯,没准儿是她奢望。

  李大夫收了手,老太太就忍不住问道“可有大碍?”

  李大夫笑道“桃媒婆眼力极准,三太太确有身孕,只是最近有些劳力伤神,胎气不足,需要好好安胎。”

  胎气不足,四个字狠狠的敲打在老太太的心上。

  胎气不足,意味着胎儿发育的会比一般人差一些,而且怀孕初期,容易产。

  三太太是又高兴又担忧,这个孩子她盼了十几年,好不容易才盼到。她不允许他有事。

  李大夫宽慰了老太太几句道“现在胎儿还小,安心养胎,不妨事。”

  老太太连连点头,对三太太道“一会儿让婆子抬你回西苑,府里的事你不用管了。安心养好胎才是正紧。再派个人去告诉三老爷一声,让他也高兴高兴。”

  三太太不好意思了,脸红了红。“没那么要紧,我多注意些便是了。”

  丫鬟随李大夫去开‘药’方,然后随他一道去抓‘药’。

  虽然三太太说不妨事,但是老太太还是不放心。让婆子把三太太送走了。

  如今的侯府,子嗣显的有些凋零。大房那两个还不知道是不是侯爷的种,二房…不提也罢。

  几个庶出的,老太太瞧了瞧,能成材的少之又少。

  侯府也有两三年没有添过丁了。她可是希望三太太再给她生个小胖孙儿。

  三太太走后,桃媒婆才进来。

  她进‘门’便笑道“对不住啊。我实在不知道三太太怀了身孕,其实我也不爱那浓厚的胭脂水粉。实在是‘’不得已啊。”

  安容听得挑眉,芍‘药’就好奇的问了“不喜欢还涂做什么,这不是找罪受么?”

  桃媒婆重重的一叹,手里的帕子摆动“你们不知道,我们这些做媒婆的,最怕的是做错媒,虽说‘女’儿家,要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可难保有那些个行为不检点的,瞒着爹娘与人‘私’相授受,无媒苟合,这厢,做爹娘的又不知情,找我们媒婆说媒,早些年,也不是没出过媒婆做了媒,结果人家‘女’方肚子里还带了孽种的,这是打我们媒婆的脸啊,我们又不好明目张胆的怀疑人家姑娘不是,总不好找了大夫来先把脉,然后再说媒吧,保不住媒没的做,还得被‘给打将出来,这不是就在身上涂些胭脂水粉,我这胭脂水粉可是特制的,寻常人闻了,会刺鼻些,那肚子里怀了孩子的,闻着,那是作呕不止…。”

  她们也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来确定人家‘女’儿家肚子里有没有孽种了。

  桃媒婆说的大声,还是委屈,道尽这一行的心酸劳苦。

  可是安容听得是面红耳赤,总觉得桃媒婆的话,就像是一巴掌打在她脸上一般。

  虽然她和萧湛定了亲,可也不该没有成亲便…

  老太太活了大半辈子了,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事,恍然大悟的笑道“原来如此,我说怎么媒婆身上的味道格外些,原来是因为这个,倒也难为你们了。”

  “可不是,”桃媒婆叹息“闻的久了,我这鼻子都不灵了。”

  说着,她又站了起来,笑道“来的路上,我耽搁了会儿,实在抱歉,府上东西都准备齐了,我就先送去周府了,快的话,两个时辰,就能把生辰八字送来,可得给我预备好了红包啊。”

  桃媒婆朗大笑,老太太今儿心情好,笑道“放心,少不了你的红包。”

  桃媒婆连连点头,迈步出去。

  等媒婆走后,屋子里又高兴了起来。

  虽然,三太太有些动了胎气,但是大夫说不妨事,那就是大喜事一件啊,按理得赏赐一番。

  老太太高兴,哪有不应的道理,全府赏赐一个月月钱,再让厨房给每人添一荤两素。

  另外吩咐厨房,只要三太太想吃的,就让厨房做,厨房做不出来的,就去府外买,务必让三太太吃的舒心。

  侯府上下是高兴了,可是安容还有些忧愁。

  她可没忘记丫鬟说的话,柳记‘药’铺关了‘门’,柳大夫如今人还被关在赵王府的事。

  除了安容记得外,孙妈妈也记得,她皱眉道“柳大夫给老太太开的‘药’,只剩下一剂了,还够明儿一天,之前柳大夫说吃完了,他会再来给老太太诊脉,这人进了赵王府几天,铺子也关了‘门’,老太太的‘药’…。”

  老太太脸上是笑,对吃‘药’的事并没放在心上,笑道“我的身子已经大好了,那‘药’吃的嘴里泛苦,少吃一两不碍事,倒是柳大夫,怎么就得罪了赵王府,柳记‘药’铺生意极好,这关‘门’一天,也不知道要损失多少。”

  安容站在一旁,瞧着老太太的脸‘’,哪里大好了,根本就没好。

  安容轻扭绣帕,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柳记‘药’铺关了‘门’,损失的不仅仅是柳记‘药’铺,还有她呢。

  而且老太太的病,也需要柳大夫医治。

  不知道赵王爷的病到底怎么回事,就那么难治么?

  出了松鹤院,安容在芍‘药’耳边嘀咕了两句,芍‘药’眼珠子没差点瞪出来。

  “不行,绝对不行!”芍‘药’拒绝的很干脆。

  开什么玩笑啊,姑娘打听别的病也就算了,那方面的‘’病,能是个大家闺秀听的吗?

  安容白了她一眼“让你去,你就去,哪来那么多不行?”

  芍‘药’呲牙,左右瞄瞄道“姑娘,你要想清楚啊,赵成大哥可是一天十二个时辰看着你,你什么时候做了什么事他都知道,要是让他知道你打听赵王爷的病,还替他治病…。”

  赵成知道不算什么,要是萧表少爷和萧国公府的人知道了。

  姑娘啊,你还怎么立足啊,羞都能羞死了。

  安容哪里不知道,可她总不能见死不救吧“那你说,柳大夫怎么办?”

  芍‘药’被问的哑然。

  她哪里知道怎么办啊?

  “小心点就是了,”安容轻声道。

  芍‘药’没辄,柳大夫人‘’好的,见死不救也不是她的‘’子,只能姑娘出马了。

  芍‘药’火急火燎的出了侯府。

  然后又火急火燎的回了侯府。

  她带回来一封信,是柳大夫写给安容的,赵王爷的病症。

  安容看了好半天,越看眉头越皱。

  赵王爷这病…像是被人下毒所致?

  安容将医书细细回想,慢慢的和赵王爷的症状对比,全部‘吻’合。

  绝对是中毒无疑。

  毒,安容能解。

  只是,赵王爷为什么中毒,这个也必须查出来才行,不然有第一回就有第二回,以赵王爷的‘’子,柳大夫能治好他一回,下一回治不好,或者拒绝,下场比现在估计还惨。

  安容坐在那里,用手托腮,陷入沉思。

  芍‘药’站在一旁,她以为安容治不了,轻叹道“柳大夫真可怜。”

  安容不知道赵王爷有什么敌人,会被人下这么重的狠手。

  这事,还得柳大夫去查才行。

  安容将解毒的方子写下来。

  想了想,又添了一副方子。

  小心的吹干。

  就这么一瞬间,安容好像福至心灵了一般。

  她想到了两个字:秘方!

  安容还记得那柳大夫说的话,被济民堂算计了,是济民堂在赵王爷面前说,柳大夫会医治那方面的病。

  不会是济民堂想咸鱼翻生,借刀杀人吧?

  安容觉得有这种可能。

  拿了笔,安容又添了几句话,然后把信‘’给芍‘药’道“务必送到柳大夫手里去。”

  芍‘药’拿了信,转身要离开。

  结果传来噔噔噔急切的上楼声。

  冬儿上楼道“不好了,二少爷在琼山书院出事了!”

  ps:推荐好友的小说《重生暴力千金》——

  你嫁给我老爸,我就嫁给你干爹!q
上一章   嫁嫡   下一章 ( → )
逆流小说网提供由木嬴著作的重生小说《嫁嫡》第三百八十二章 出事及《嫁嫡》最新章节第三百八十二章 出事在线阅读,《嫁嫡(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重生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www.nn6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