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第四百三十章 煮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耽美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科幻小说 架空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短篇文学 推理小说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逆流小说网 > 重生小说 > 嫁嫡  作者:木嬴 书号:48450 更新时间:2019/5/10 
第四百三十章 煮熟
  马车缓缓驶过来。

  看着车辕上坐着的车夫,面庞刚硬,极其陌生。

  萧湛眉头拧了又拧。

  方才路过朝倾公主的车驾,他瞧见了赵风。

  赵风奉他的命令保护安容。

  车驾由他驱赶,萧湛还以为安容在马车内,结果赵风告诉他,安容让他保护朝倾公主。

  当时,萧湛就觉得昨晚没把安容收拾好,她越发的变本加厉了。

  自己的安全都没法保证,却一心只顾别人,她还能再傻一点吗?

  萧湛瞥了车夫好几眼,见他搬凳子,动手还算利索,但远比不上赵风来的可靠,不懂安容怎么就要他赶马车了,就算除了赵风,也还有好几个暗卫吧?

  “赵成,你去赶车,”萧湛吩咐道。

  赵成领命。

  安容赶紧阻止他,然后拉着萧湛道“别啊,这是我特地从朝倾公主手里要来的车夫,你不让他赶车,你让他做什么?”

  “他可以去赶别的马车,”萧湛不放心把安容交给一个陌生的车夫。

  安容知道萧湛是在关心他,只是有些话这会儿说不方便,便拉了拉萧湛的袖子道“你就依了我吧,我觉得他好的。”

  安容一遍拉袖子,一边给萧湛眨眼睛。

  萧湛眼神微蹙,却也没再说什么了。

  扶着安容上了马车之后,萧湛也钻进了马车。

  以往坐马车,安容和萧湛总会闲聊,这一回,萧湛要开口,安容朝他轻嘘了一口。

  然后笑道。“坐马车好无聊,要不我特制个棋盘,以后可以边坐马车边下棋也能打发时间。”

  “这个想法倒是不错,”萧湛点头赞同。

  安容便就着下棋,和萧湛闲聊。

  很快,马车就到国公府了。

  上马车时,天上不过飘了几朵乌云。

  这会儿。乌云层层复层层。浓密的像是夜幕降临了一般。

  安容瞧了,忍不住咕噜道“这天气。真是比变脸还快呢。”

  芍药过来扶着安容道“我们快些进府吧,怕是要下大雨了。”

  安容点点头。

  由着芍药扶着迈步上台阶。

  走了几步后,想起来一件事。脸色微微变。

  萧湛注意到了,凝眉望着她。“怎么了?”

  安容望着萧湛,低声道“我记得前世就是这场雨后,不多久就发生了时疫。死了近千人。”

  萧湛面色一凝。

  安容则道“这一世,改变了许多的事。但我不知道时疫还会不会发生。”

  而安容要说的还有一件事,是关于七皇子的。

  她道。“因为下雨,七皇子闷在屋子里数天,雨停后,他如缰的野马,东奔西跑,最后从朝政殿外的台阶下滚了下来,摔断了腿。”

  虽然腿是治好了,不过安容觉得,能避免就应该避免,七皇子人还不错,她不希望他受伤。

  萧湛牵过安容的手,摆摆手,让丫鬟退后。

  朝前走了几步,萧湛才问“前世时疫到底是怎么发生的,说详细些。”

  安容轻摇了摇头“我只知道那场时疫来势汹汹,侯府下了足令,不许进出侯府,等我出侯府时,时疫已经解了。”

  说着,安容补充了一句“是清颜解的。”

  原本清颜平淡无奇,外界对的传言也颇不堪。

  和萧湛定亲,才使她被人所关注。

  之后的时疫,她救了许多的人,名声大燥。

  安容相信,这场时疫能过去,因为清颜就在大周。

  她告诉萧湛,只是想提前防备,或许就有人不用死呢?

  安容很珍惜生命,不管是自己的,还是旁人的。

  萧湛知道安容的良善用心,他问道“你知道治疗时疫的药方?”

  安容摇摇头“我不知道。”

  萧湛眉头一凝“你不是说,顾家大姑娘所有的医书都借给你看了,你都烂于心吗?”

  “是啊,”安容点头道“可是关于时疫、瘟、鼠疫那一本医书被泼了茶水,字迹根本就看不清楚,清颜说,是你不小心泼的。”

  萧湛眉头拧的没边了,比起其他的医书,这一本更关键。

  旁的病,死的不过一两个人。

  时疫、瘟疫,死的人成百上千啊。

  见萧湛脸色很差,安容怕他心愧,安慰他道“清颜就在咱们大周,她肯定不会坐视不管的。”

  萧湛被安容的天真打败了“她现在是北烈公主,大周死的人越多,对北烈才越好,她会救大周臣民?”

  安容反对他“肯定会的,她说过,治病救人是大夫的天职,病人不分贵。”

  而且,她现在想在大周开药铺,帮忙治疗时疫这是个很好的机会,她不信清颜那么聪慧,会错失这样的机会。

  “这场雨会下几天?”萧湛问道。

  安容想了想道“好像是三天。”

  “时疫大概下雨后几天?”萧湛再问。

  这个安容就回答不上来了“开始大家都没把这个当成是时疫,只当成是一般的病症,吃了药迟迟不好,还越来越严重,最后还是宫里的小公主得了时疫,才引起注意,所以我也不知道几天。”

  “要不,让柳大夫多注意点儿,要是有不对劲之处,让他赶紧告诉我?”安容提议道。

  除此之外,也别无她法了。

  萧湛和安容继续回临墨轩。

  半道上,萧湛问道“之前你给我使眼色,那车夫有问题?”

  萧湛不问,安容差点都给忘记了,忙回道“我认得他,他是北烈墨王世子身边的护卫。武功和你身边的赵烈不相上下。”

  说着,安容好奇了“我怎么从来没见到过赵烈啊?之前我还想找你要他呢。”

  安容还记得那场比试,真的是看的人惊心动魄。

  饶是她这么个半点不通武艺的人,也知道在比试台上,两人刀光剑影,拳脚相加。招招致命。

  尤其是挥拳时。那拳风刮过脸颊,疼的厉害。

  要是挨一拳头,那绝对是当场丧命。

  只是太厉害了。她怕自己白开口,所以忍了。

  而且,萧湛比她更倒霉,敌人更强大。要是真给她了,她估计也用不安心。

  这会儿实在是憋不住了。

  那护卫都带回家了。旗鼓相当的也应该在才对嘛。

  直觉告诉她,赵风赵成打不过他。

  萧湛“…。”

  他绝对不会再怀疑安容不是重生的了。

  因为…

  赵烈是萧老国公的暗卫,不是他的。

  赵烈如今奉外祖父之命令去办差。已经有两个月没有回京了,安容认得他,那是断然不可能的。

  而且。赵烈武功之高,在外祖父的龙虎卫中排第二。

  那车夫的武功竟然和他不相上下。着实不容人小觑,他甚至都没注意到他会武功。

  萧湛眉头皱紧。

  上官昊把这样一个护卫给朝倾公主做车夫,看来是极宠溺她的。

  她却舍得把这样一个护卫让给安容,要不是她比安容更傻,只能说明心机很深。

  萧湛几乎可以确定是后者,像安容这么傻的,大周除了真傻子,还真的难找到第二个。

  安容叮嘱萧湛道“你可得把他看紧了,不然要是外祖父的书房出事了,我可担待不起。”

  萧湛笑了,捏着安容的琼鼻,道“现在知道怕了?”

  安容呲牙“我才不怕他呢,一包药下去,晾他武功再高也没用。”

  “你要怎么给他喂药?”萧湛挑眉问,深邃如夜空的眸底,有光芒闪动,似乎对安容的回答很是期待。

  安容脸红了,她好像又犯傻了,那么高的武功,不等她晕,她估计就先身首异处了。

  安容重重的咳了两声,理直气壮道“我手无缚之力,当然是不会了,不是还有相公你么?”

  萧湛没有说话,因为对面走过来一个护卫,对萧湛道“表少爷,国公爷让你午饭别吃了,去泡药澡。”

  安容嘴角了一“泡药澡不能吃午饭吗?”

  护卫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萧湛点头道“泡药澡不能中断,要一泡一个时辰。”

  安容瞬间明白了,这就跟她坐花轿,不能吃饭,更不能喝水一样啊。

  这是怕憋不住,到时候…

  安容咳了两声道“我要去看你泡药澡。”

  安容现在脸皮很厚了,反正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过了,再说了,她又不是去玩,还可以帮忙添个柴火什么的。

  安容的话,让萧湛想起来一件事。

  安容女扮男装来侯府时,就曾拒绝让萧大将军教她武功,说是会煮人。

  这事,国公府知道的人都不多,安容一个外人就更不得而知了。

  但是她就是清楚。

  萧湛眼神微凝,她想到了安容的路痴,十有*曾经在国公府迷路,闯进过练功院。

  她见到谁在泡药澡?

  想着,萧湛心底就不舒坦了。

  尤其是安容当指着萧迁说的,萧湛怀疑安容见到的人是萧迁。

  萧湛不喜欢揣测,直接便问“前世你是不是见过萧迁泡药澡?”

  萧湛问的时候,安容正下台阶。

  谁想,萧湛问的话太吓人,安容一惊之下,把脚给崴了。

  要不是萧湛扶着她,估计还要摔倒。

  安容快疼哭了。

  萧湛眸中闪过怜惜和后悔,扶着安容坐下,要帮安容脚。

  安容差点吓死,赶紧拦着萧湛。

  开玩笑,这里人来人往的都是丫鬟婆子,看见他帮自己脚像什么话啊?

  “你快去泡药澡吧,让芍药扶我回临墨轩就行了,”安容红着脸催他。

  萧湛抬眸望着安容,眸光微凝。

  安容撅了撅嘴,道“我没有见过萧迁泡药澡,那个人是你好吧!”

  安容脸通红。

  她还记得那天,她迷路了,莽莽撞撞的进了个院子。

  她是想进去问路的。

  结果刚走了没几步,就听到有吩咐声“再添两柴。”

  她举目四望,就没瞧见有人。

  只见到青翠滴的碧竹旁,用六壮的铁链子系着个大铁桶,后来安容才知道铁桶里还有木桶。

  地上有一堆劈开的柴火。

  鼻尖有一股淡淡的药香味,安容还以为那是清颜炼制药物用的。

  也不知道负责烧火的丫鬟去哪儿了,就走过去,帮着把柴火添了。

  一添就是*

  看到有蒲扇,她甚至还帮着扇了两把。

  把火烧的旺旺的。

  直到,一张俊美如妖孽的脸从浴桶里跳出来。

  赤~身~~体。

  安容当时差点没吓哭。

  男子也没想到会见到安容,也怔住了。

  远处,有脚步声传来。

  安容吓的手足无措,跑竹林子里躲着了。

  萧大将军走了过来,见萧湛出了浴桶,眉头皱紧“怎么皮肤红成这样?”

  萧湛没有答话。

  萧大将军看到那柴火,就发怒了“谁添的柴火?!这是要把人煮呢?”

  萧大将军将火撤掉大半,在浴桶里添了半桶凉水,不顾萧湛烫红的皮肤,让他继续进去泡。

  安容就蹲在竹林里,一动都不敢动,怕的要死。

  那时候的她,还认不得面容完好的萧湛,只当他是萧国公府哪位少爷。

  这事,安容一直在心底,谁都没敢告诉。

  后来,她见到取下面具的萧湛,那种震惊…简直找不到词形容了。

  她差点把萧湛给煮啊!

  安容不愿意回想,但不得不承认,退亲只是她愧见萧湛的原因之一,这才是她不敢见萧湛,见了便想绕道最直接最主要的原因。
上一章   嫁嫡   下一章 ( → )
逆流小说网提供由木嬴著作的重生小说《嫁嫡》第四百三十章 煮及《嫁嫡》最新章节第四百三十章 煮在线阅读,《嫁嫡(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重生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www.nn6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