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第四百六十九章 毒针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耽美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科幻小说 架空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短篇文学 推理小说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逆流小说网 > 重生小说 > 嫁嫡  作者:木嬴 书号:48450 更新时间:2019/5/10 
第四百六十九章 毒针
  至于他自己,萧湛便没说了。

  安容知道,萧湛会去边关,接手敖大将军手里的兵权。

  都要去战场了,战场之上,凶险万分…

  安容有些心慌。

  正好这时,有公鸭嗓音传来“皇上驾到!”

  文武百官起身行礼,然后祝寿。

  安容稍稍抬眸,便瞧见一身龙袍的皇上,气不错,不见怒气。

  边关百姓还在水深火热之中啊,这儿却歌舞升平,安容心底有些膈应。

  皇上喊了平身后,大家都站了起来,然后落座。

  安容股才挨到凳子,那边就一堆舞娘小碎步过来,纤慢扭,极尽*。

  一边欣赏歌舞,有宫女端了糕点果子酒水过来。

  差不多欣赏了一支舞后,三皇子便起身献寿礼了。

  安容注意到,二皇子似乎也想第一个献寿礼,只是被三皇子抢了先。

  看着三皇子身后跟着的公公,他手捧着的寿礼锦盒,安容就知道她猜错了,不是独幽琴。

  三皇子双手捧过锦盒,恭恭敬敬的给皇上祝寿。

  锦盒里装着一件裘衣,看似稀松平常,其实大有来头。

  此裘,名叫吉光裘。

  裘入水数月不沉,入火不焦。

  皇上听了,眉头一挑,徐公公就下来捧过裘衣去给皇上瞧瞧。

  皇上摸了摸,质感极好,细细看,还发现此裘衣里绣了龙纹。

  “皇儿有心了,”皇上点头道。

  皇后听了皇上夸三皇子有心,高兴的不行。

  能得皇上一句夸张。寻找珍宝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郑贵妃就不怎么高兴了,二皇子送什么寿礼,她是知道的,没有三皇子的稀罕。

  要是先送,还好一些,现在被三皇子抢了先。就更落了下乘了。

  郑贵妃暗器。

  二皇子送的是珍贵罕见的紫玉雕龙。可是远没有三皇子的贴心,皇上只点点头。

  二皇子送了寿礼之后,便是其他皇子送。没谁能抢三皇子的风头,也没人敢抢。

  等七皇子送了贺礼之后,便轮到萧湛和安容了。

  寿礼,是安容去库房挑选的。

  是一对玉鱼。

  秉承萧湛的话。稀松平常就好。

  当时,安容在库房挑来挑去。不是皇上赏赐的,就是皇上赏赐给萧老国公,辗转到萧湛手里。

  反正都是别人赏赐的,他没有买过。

  这些都是不能送给皇上的。

  安容挑来挑去。才选了这个。

  因为装玉鱼的锦盒上面蒙了灰尘,库房账簿上也没有记载来历。

  安容还问过萧湛,萧湛拿起来看了两眼。道“以前没见过。就送这个吧。”

  这会儿,真送给皇上,安容倒忐忑了。

  玉鱼虽然精致,可是实在太小了,像是小孩子把玩之物,把他送给皇上,是把皇上当孩子逗么?

  安容囧了。

  皇上应该不会嫌弃的甩脸不高兴吧?

  萧湛把寿礼送上,可怜玉鱼躺锦盒里面,皇上愣是看不见。

  徐公公知道皇上想看,赶紧下去接了锦盒。

  可是一见到锦盒里装着的玉鱼,徐公公先愣了。

  他看看玉鱼,又看看萧湛。

  最后把锦盒合上了,转身走到皇上身边,没让皇上看锦盒,只在皇上耳边嘀咕了两句。

  “你确定?”皇上神情激动。

  徐公公郑重的点头。

  皇上就坐正了,眼睛不着痕迹的瞥过定亲王妃,然后落到萧湛身上道“那两粒丹药,朕很喜欢,赏!”

  丹药?

  安容有些蒙了。

  那不是玉鱼吗,怎么变成丹药了啊,有没有搞错啊?

  而且,就算她孤陋寡闻,不认得那是丹药,就凭锦盒上停着的灰尘,这丹药也变成了毒药了啊,皇上,你可别随便吃东西,到时候吃出了事,怨我们啊啊啊。

  在萧湛之前,只有三皇子得了句夸赞,可得赏赐的,还只有萧湛一个。

  三皇子气煞了,他一个义子争什么风头!

  萧湛谢了赏赐,和安容坐回原处。

  刚坐下,七皇子就扯安容头发了,问“那丹药吃了能长生不老吗?求你送我一粒吧。”

  安容“…。”

  安容扭眉看着七皇子,问他“你不想长大了?”

  七皇子忍不住白了安容一眼“我留着长大吃。”

  “…可是我没有啊,”安容摇头道。

  七皇子不信“不要那么小气嘛,我跟你换。”

  安容浑身无力了,尤其是一堆人望着她。

  想长生不死的人很多啊。

  她是不是要假冒炼丹师,炼制一些养生药丸,招摇撞骗?

  文武百官议论纷纷。

  好在瑞亲王上前送寿礼了。

  瑞亲王送完,便是颜王爷。

  皇上见到颜王爷,责怪他道“上回进宫说改会进宫陪朕小酌两杯,这改是哪一呢?”

  颜王爷赫然一笑,赔罪道“皇上莫怪,臣不是忙么,得空了,一定来。”

  皇上瞥了颜王爷一眼“忙?忙的连见朕的时间都没了?”

  皇上一问,颜王爷就开始诉苦了“臣这不是难得回京一趟,如玉年纪也不小了,我想在京都给她找个夫婿,这些日子,忙着给她准备陪嫁呢。”

  颜王爷说完,皇后就道“倒是辛苦颜王了,自打颜王妃过世后,你一直未曾续弦,这些事也没人帮着打理一二。”

  颜王爷没有说话。

  皇上则对颜王爷的女婿比较好奇“你打算把晗月郡主许配给谁啊?”

  皇上一问,那边坐着的靖北侯世子,心咯噔一下跳了。

  完了,这狐狸。年纪没外祖父大,心机手段一点不输给外祖父啊。

  怎么办,他可能要被赐婚了。

  刚祈祷是他想多了,谁想就听到颜王爷叹息声“皇上,晗月怕是嫁不出去了。”

  皇上一愣“嫁不出去。怎么会?”

  颜王爷瞥头。瞪了连轩一眼,指着他道“就是那臭小子。离京出走,到我东陵郡,不分青红皂白,就说如玉丑陋不堪。被我关进大牢,结果让他逃了不说。还把晗月给掳到了北烈,要不是顾念萧国公府的情,真想活剥了他的皮。”

  皇上轻抚额头,他就想不明白了。他怎么走到哪里都祸害人呢,祸害完京都,一路祸害到东陵郡。真有本事。

  皇上真想把他送到东延北烈去祸害他们去。

  不过,颜王爷这么说。明摆着是想求赐婚。

  皇上乐的送这么个人情,这不,皇上龙袍一挥,赐婚了。

  连轩泪奔。

  更让他泪奔的是自己爹娘,一脸感激啊,好像皇上不赐婚,他就娶不到媳妇似地。

  他风倜傥,仪表堂堂,会娶不到媳妇?!

  娶一沓,都不是问题好不好!

  连轩要起来抗旨,到这时候他才发觉,他动不了了。

  刚刚皇上赐婚的时候,萧迁拍了他肩膀一下,说了一声恭喜!

  连轩怒。

  萧迁见他那凶残的脸,就一阵后怕,惹不起躲不起,只能从实招来了“轩弟,你别怨我,是外祖父给我使眼色的,不听外祖父的话,后果很惨啊,你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啊,我是无辜的。”

  说完,萧迁就默默的走了。

  外祖父霸道,可好歹是长辈,正大光明。

  轩弟比他小,子略骄纵,使起招来,那是防不胜防啊。

  希望自己能平安无事,长命百岁。

  虽然连轩没谢恩,不过皇上还是高兴的,这小子今儿有点长进,没给自己添堵。

  颜王爷送过寿礼后,便是定亲王送寿礼了。

  定亲王、定亲王妃,还有小郡主三个人起了身,去给皇上贺寿。

  一家三口,男俊女俏,站在一起,很惹眼。

  皇上眉头皱了一下,心底有些泛酸味儿。

  不过他掩饰的极好,眉头低敛间,龙袍一抬,道“起来吧。”

  定亲王一家三口直起身子,其后把寿礼送上。

  定亲王献上的装着寿礼的锦盒有点大,众人都好奇,定亲王府送的是什么好东西。

  可是打开一看,好吧,锦盒有点高,看不见。

  可是定亲王先皱眉头了。

  小郡主趴在锦盒边,嘴更是撅的老高“母妃,我折的千纸鹤怎么变成古琴了?我没有许愿啊。”

  千纸鹤?古琴?

  听到小郡主的话,皇上当时就坐不住了,从龙椅上站了起来,下了台阶。

  走到锦盒边一看,空的锦盒里摆着的可不正是他的独幽琴吗?!

  皇上眉头一凝,犀利的眸光扫向定亲王“这是你给朕准备的寿礼?!”

  定亲王伸手将独幽琴拿了出来,看着精致的琴,颇有闲情逸致的挑了下琴弦。

  文武百官听到那铮铮铁音,仿佛带着凌厉杀气,从远处腾飞而来,叫人不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只听定亲王笑道“许是有人觉得本王王妃和郡主给皇上准备的寿礼过于寒碜了,给本王换了个,不知道谁对本王这么好?本王有些无以为报了。”

  定亲王的话,风轻云淡,像是鹅漂浮,听在某些人耳朵里,竟是后怕凛凛。

  皇后面沉如霜,琴怎么会在定亲王那里?!

  皇后扫了祈王一眼,他正好整以暇的喝着茶,一派瞧热闹的神情。

  感觉到皇后再看他,祈王抬眸,朝皇后一笑,笑容讥讽,像是在说:自求多福吧。

  皇后的心在下沉。

  徐公公拧了下眉头,心道:皇后这回怕是闯了大祸了。

  嫁祸谁不好,嫁祸给定亲王。

  徐公公想伸手接过独幽琴,可是定亲王眼睛一扫,徐公公就不敢动了。

  定亲王笑着把琴放下,对皇上道“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这琴,送于我也不知道有什么企图,本王要还回去,还请皇上找回本王王妃和女儿准备的千纸鹤。”

  言外之意,这独幽琴哪怕就是皇上的,定亲王也不打算给了。

  一不查出来,他一不还。

  大家都望着皇上,今儿是皇上的寿辰,定亲王这样未免太嚣张了,这不是故意惹皇上发怒吗?

  可是大家看到的却叫人大失所望。

  皇上一点儿也不生气,他抱起小郡主,问她“你给朕准备的寿礼是什么?”

  小郡主道“是千纸鹤。”

  皇上心中一动“是你一个人折的?”

  小郡主摇头如波鼓“不是,我折了三十七个,母妃折了三十七个,其他都是丫鬟姐姐折的。”

  皇上刚好三十七岁。

  千纸鹤…

  他等那一千只纸鹤等了快十九年了,却只等到三十七只,离能许愿还差…罢了,算术不好,不算了。

  总而言之,就是没有诚心!

  然后,皇上就生气了“据朕所知,千纸鹤,要诚心诚意折够一千只才行,哪有凑数的,这寿礼朕不满意!打回去重新准备,不论是王妃,还是小郡主,朕都可以。”

  众人倒。

  小郡主才多大,让她折一千只纸鹤,这也太为难了吧,皇上,你何不直接说让王妃折呢。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皇上放下小郡主后,扫了独幽琴一眼道“朕深知王爷宠爱王妃,要朕的独幽琴,也是想给王妃把玩,朕索大方些,这琴便赏赐给王妃了。”

  徐公公在心底叹息了一声。

  赶紧将独幽琴抱起来,递给定亲王妃。

  定亲王妃伸手了。

  可琴刚到她手里,就听到嘎吱声响。

  一瞬间。

  碎裂声越来越大。

  独幽琴,在定亲王妃手里炸开了。

  炸开的独幽琴,落地时,裹了一层冰块。

  安容诧异的看着那冒着丝丝寒气的冰块,很是不解,怎么会有冰啊?

  不会是定亲王妃毁的琴吧?

  皇上脸色极其难看,望着定亲王妃“你…。”

  就算不要朕的独幽琴,也不至于毁了它吧?!

  皇上正要甩袖转身,徐公公却望着那夹着冰块的琴,大叫道“皇上,琴里有毒针!”

  皇上眉头一皱,低头一看。

  一堆冰块中,可不是有十几银针掉在地上。

  而且,针尖上啐了毒,呈现青黑色。

  徐公公的心都凉透了。

  简直是命大,死里逃生啊!

  这是独幽琴,是皇上的琴啊,迟早要到皇上手里的,这是有人要皇上的命啊!

  定亲王妃这是救了皇上一命啊。

  而且,这琴…是假的!

  皇上脸黑如墨,冰冷嗜血的双眸看向皇后。

  皇后颓坐凤椅上,怎么这样?!

  怎么会这样?!

  是祈王!

  皇后咬牙切齿的望着祈王,可是祈王也一脸不敢置信。

  琴里怎么会有毒针?

  定亲王妃来了这么一手,却像没事人一样,朝小郡主伸了手。

  小郡主握着她娘的手,好奇的问道“母妃,你怎么知道琴里有毒针?”
上一章   嫁嫡   下一章 ( → )
逆流小说网提供由木嬴著作的重生小说《嫁嫡》第四百六十九章 毒针及《嫁嫡》最新章节第四百六十九章 毒针在线阅读,《嫁嫡(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重生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www.nn6xs.com)